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荒海有龙女 > 第四十五片龙鳞(八)
    第四十五片龙鳞(八)

    方才因为三小姐平安归家, 都没有人注意那个被关起来的少女走出来了,房门从外面锁上了, 她是怎么出来的?

    青年见妹妹完好无损, 这才有功夫指控玲珑:“此女粗鲁蛮横, 实在令人生厌,也不知是何来历,今日是沛沛平安归来, 我便不与你计较, 快些离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玲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她慢慢朝青年看过去:“你、再、说、一、遍?”

    青年吸了一口气正要再说,却突觉心口一阵剧痛, 痛的他连心爱的妹妹都无暇顾及, 整个人扑倒在地, 直把三小姐吓得花容失色,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国公爷同国公夫人也紧张地冲了上去, 只这么看, 着实是幸福欢乐的一家人。

    玲珑往后倚在了柱子上, 面具下嘴角微勾, 眼神嘲弄:“一声令下将我抓来,随口一句又赶我走,怎么着,我瞧着像是任你捏圆搓扁的人?”

    她今天还就不走了!

    根据弟弟的能力, 要不了多久就能找来,她倒是要看看, 到时候这方家要怎么办。

    三小姐看着地上痛苦捂心的哥哥,心疼得泪珠不停往下滚落,她怨恨地瞪着玲珑:“是不是你对哥哥做了什么?!你、你这人怎地这样恩将仇报?你打了我哥哥,我哥哥不同你计较还要让你走,你却要害他!”

    玲珑玩着自己的头发:“你这说的是什么屁话,你哥哥突发心疾狼狈地像条狗,我看可能是因为冒犯我老天爷看不下去惩罚了他,怎么到你口中就变成我害的了?你有证据么?”

    说完,恶意道:“便是我害的,你又能拿我如何?”

    三小姐呆了几秒,瞬间扑簌簌流下眼泪,她先前与青年走丢吃了些苦头,已经弄得有些狼狈了,如今再一哭,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看得下人们都对着玲珑目露凶光,活似她是什么大恶人。

    “那、那我求你,救救他吧,若是你真的生气我哥哥冒犯了你,请你惩罚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国公爷却怒喝:“沛沛无须求她!你这妖女!快些停下作恶!”

    玲珑:……

    这家人是不是有毛病?

    她摸了摸下巴:“听你叫他哥哥,可我见你对他的态度,不像是对哥哥,倒像是对情郎啊,怎么说,国公府里还有这样的秘密呢?有情人终成兄妹?”

    不是她眼睛毒,实在是这三小姐跟少爷表现的太明显了,那郎情妾意的,要是院子里有张床,玲珑觉得他们都能直接抱着躺上去。再看这三小姐,已不是少女模样,却还是梳着未出嫁的女儿家发髻,谁家这样大的姑娘还留在家里?

    被玲珑这样一问,国公爷一家瞬间忘记要讨伐她,青年也发觉那种锥心刺骨的心痛不见了,他摸着自己的心口,还残留着方才痛到头皮发麻的感觉。刚刚好转,便又听到玲珑嘲讽他们兄妹的话,当下恼羞成怒,矢口否认:“休得胡言乱语!”

    “不见得是胡言乱语吧。”玲珑觉得站着倚柱子有点累,就坐到了走廊的栏杆上,她还戴着那个兔子面具,这面具做工不错,很是憨态可掬,只是顶着这样一张可爱的兔子脸,说出来的话就不是那么中听了,至少是让好面子的国公府的主子们被扒下了一层皮。“谁家兄长会跟及笄的妹妹如此亲昵,瞧那手,再往上都摸着人家胸了。这国公爷跟夫人也是,难道瞧不出这两人之间的亲昵?倒像是习以为常了,难不成国公府就是这样的地方?不知道当今皇上是否有所耳闻呢。兄妹乱|伦,传出去可不怎么好听。”

    “你胡说!”三小姐先急了,“不许侮辱我爹娘和哥哥的名声!”

    国公爷当机立断:“来人!将此女押下去!关入柴房!”

    玲珑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凶,该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吓得她赶紧起身,脚尖在栏杆上一踩就翩然跃至屋顶,仍旧是施施然坐下,单手托腮看热闹,顺便挑衅:“上来啊。”

    她飞身而上的动作轻盈优美,下人们连她的裙摆都没能碰到一下,反倒是因为坐在屋顶上视野更好,玲珑一眼就看见了身着黑袍眉眼冰冷的谢沉芳,他还带了许多侍卫,皇帝居然也来了。

    国公爷气急败坏,正要叫人去将屋顶上的妖女给揪下来,就有个家丁连滚带爬地跑到他面前,语气惊惶:“老爷!老爷不好了!来、来人了!”

    国公爷正在气头上,他在府中积威极深,向来说一不二,还是头一回被人这样挑衅,誓要抓住玲珑以泄愤。“什么不好了!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是吗,朕也不行?方驰华你好大的胆子!”

    皇帝在玲珑跟谢沉芳看来,怂且庸俗,可在其他人看来,却是日渐强势威严,国公爷自然认得,这一见来人,腿一软,登时就跪了下去。他一跪,其他人哪还敢站着?院子里顿时跪了一片,就连被妹妹抚着胸口安慰的青年,也不得不与妹妹彼此搀扶着跪了下来。

    皇帝却没有理会他,而是先看向屋顶的玲珑,心想这得是被欺负成什么样啊,都逃到屋顶上去了!

    他所见到的玲珑,从来都是娇气任性不管事的,顶多是打打嘴炮,说完了也就完了,还没亲自见识过玲珑恐怖的武力值,因此想当然地就认为玲珑是被欺负了。毕竟在皇帝心里,圣女国师二人组里,能打的是后者。

    谢沉芳冷着一张脸朝玲珑伸开双臂:“下来。”

    玲珑便直接跳了下去,被谢沉芳稳稳接住,他很快就放开她,想教训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最终万语千言汇聚成一句话:“……你错过了烟火大会。”

    “以后还有机会。”玲珑摆摆手,没把烟火大会放在心上。

    谢沉芳又看着她脸上的面具,无奈道:“怎么还戴着,也不怕闷坏了,其他的面具呢?”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为玲珑将面具取下,露出人比花娇的一张容颜,第一次瞧见的人都傻了,玲珑便再次想起自己可怜的无辜的面具:“还说呢,街上那么多人,就这人毛毛躁躁,撞了我也就算了,还把我的面具给踩碎了,一句对不起都没说,害得我只好打了他一巴掌。你看……”

    她把白嫩嫩的掌心摊开,“手现在还疼呢!”

    谢沉芳眼神更加阴狠:“我杀了他给你出气!”

    皇帝吓了一跳,这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是什么鬼!赶紧阻止!“等一下国师!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他冒犯了圣女的确罪无可赦,可是你也不能随便杀人啊!”

    谢沉芳阴森森地问:“为什么不能?”

    他想杀就杀,难不成还要跟皇帝打报告?

    皇帝还是头一回见到谢沉芳发怒的一面,他都不知该怎么说话了:“不,朕不是这个意思,朕的意思是……”

    “行了你别吓唬他了,他老了,胆子也小了,再吓出个好歹赖上我就糟了。”玲珑如是说。

    对着皇帝都磨牙凶得可怕的谢沉芳一对上玲珑就成了小白兔,他用隐晦的眼神警告地看了皇帝一眼,随后才道:“皇上,冒犯圣女,该如何处置?”

    国公府一家子这才听出来他们抓回来的少女是什么人物,居然是最为神秘的圣女!谢沉芳把玲珑面具取下来的一瞬间国公爷就惊呆了,他上朝时曾见过玲珑几次,她做出的预言全都准确,且能看透人心,他一直觉得这样的女人十分可怕。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儿子叫人从街上抓回来的女子就是圣女啊!

    她不好好在窥天宫待着,出来做什么!

    他又开始恼怒儿子不懂事,找妹妹就找妹妹,何苦与人起冲突?竟是冲撞了圣女……他立刻道:“小儿年少不懂事,还求圣女宽宏大量,网开一面,饶他一回!”

    玲珑从谢沉芳身前探出一颗脑袋,任性道:“我才不宽宏大量,我也不网开一面,我不是说了么,先前你们抓我来,我来了,你们要我走,我却不走,要是叫来就来叫走就走,那我面子往哪儿搁呀,你说是不是?”

    青年也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踢到铁板,谁会想到无意中撞到的人里,其中有一个就是圣女?这些年圣女与国师的威名深入人心,饶是他也不敢轻易冒犯,但烟火节这么多的人,圣女出来怎么就能什么人都不带?!

    他这会儿也不骄傲了,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这二位可是皇上眼前的红人,得罪她没有任何好处。

    他道:“是我唐突了圣女,圣女若是要罚,我一人承担,请不要殃及我的家人。”

    玲珑:“我偏偏就喜欢连坐。”

    青年立刻抬起头,却望进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里,这双眼睛可真是美极了,他所见过最珍贵的宝石也比不上她耀眼夺目,一时间竟失了神。

    谢沉芳不着痕迹地挡在玲珑身前,隔绝了青年看过来的视线,他不喜欢其他人用那种眼神看她,会让他感觉她被亵渎了,这世上怎么能有人亵渎她呢?

    他们不配。

    皇帝轻咳一声,万事都得先问玲珑的意见:“那个,圣女,你说说,这事儿你想怎么处置?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朕都听你的。”

    “皇上,本朝虽然男女之防并不重,可我若是没记错,并不容许兄妹乱|伦吧?”

    皇帝一听立刻炸了:“当然不许!绝对不许!”

    “那国公府私藏这对乱|伦兄妹,将丑闻掩盖不发,要如何处置呢?”

    国公爷一愣,国公夫人比他反应还快,第一时间是喊冤:“皇上圣明!我的一双儿女并无任何越轨之处,何来圣女口中‘乱|伦’之词!如此罪名压在我一双儿女身上,他们何其冤枉何其无辜!”

    皇帝还没来得及说话,谢沉芳声音阴鸷:“圣女不会胡说。”

    他已经缓缓抬起手,皇帝见过他这个架势,有一回他跟他俩悄悄出宫,遇到了刺客,国师就是这样抬起手,那群刺客便肠穿肚烂而死,连他们一片衣角都没能碰到!

    不管怎么说,国公夫人都是正儿八经的诰命,不能在没有罪证的时候就这样随随便便让国师给杀了!皇帝连忙阻止:“国师且慢!且慢!先听他们有何话说!”

    谢沉芳哪里会理他,皇帝的话在他这儿半点分量都没有,而玲珑也不曾阻止,说了句别弄死了,于是只瞬间,国公夫人便捂着嘴巴说不出话来,片刻后,又拿手指头疯狂抠挖喉咙,形容狼狈。

    皇帝吐了口气,没杀了就好,没杀了就好。他用乞求的目光看向玲珑,希望她能劝劝国师,世上只有她制得住国师了啊!

    玲珑却完全不曾感应到皇帝内心深处的疯狂呼唤,她看到国公夫人倒在地上口舌不能言语的模样,心中十分快乐,拍着小手叫好:“这个好这个好,只是我怎么没见过,是你新制的么?”

    谢沉芳点头:“正好拿她试药。”

    两人相谈毫不避讳他人,言辞间便是将国公夫人当做了试药的试验品,她是不是诰命,出身如何,不在他们考虑范围内。

    皇帝后悔死了,他干嘛要来!直接让国师自己一个人带人来不就好了!闹出什么事儿都跟他没关系!现在可好,自己跟来了,反倒左右为难,不过圣女所说的兄妹乱|伦……他仔细打量了下那跪在地上的年轻男女,皱眉问国公爷:“这二位就是你的一双儿女?”

    国公爷一边扶着夫人,一边忍着恨意回答:“回皇上,正是。”

    “可有婚配?”

    国公爷浑身一僵!“回皇上,不曾。”

    皇帝点头:“朕瞧着这两人年纪也不小了吧?”

    “犬子今年二十又二,小女整双十年华。”

    皇帝心想他猜测的也差不多,便道:“朕想起数位爱卿家中还有子女未曾婚嫁,既然你的儿女也不曾,朕便做个月老——”

    谁知那青年立刻拒绝:“皇上!请恕我不能从命!”

    国公爷脸色一白,低声斥责:“晟儿!皇上面前,休得胡言!”

    青年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他一把握住妹妹的小手,两人十指相扣,举起来给皇帝看,看得皇帝头脑发晕急需速效救心丸,大声道:“不瞒皇上,我心悦沛沛,皇上若是真的想要为我们赐婚,便为我们二人赐婚!除了彼此,我们谁都不想要!”

    这下子别说皇帝,就连国公府的下人们都惊呆了!

    虽说大家都知道少爷跟三小姐感情好,有时候也过于亲密了些,但毕竟人家是亲兄妹,国公爷跟夫人都不说什么,他们做下人自然也不敢多嘴,倒是嚼舌头被发卖了可不是好玩的。可谁也想不到,少爷跟三小姐居然、居然是这样的关系啊!

    见皇帝表情龟裂,方晟立刻意识到他是误会了,连忙解释:“皇上!我与沛沛并非亲生兄妹,还请皇上明鉴!我们二人两情相悦,情不自禁,决无圣女所言兄妹乱|伦!”

    皇帝被这一出又一出弄得脑壳疼,越发后悔自己今日跟过来,但事已至此,已不容许他甩手扔下走人了,强打起精神问:“此话怎讲?”

    方晟看了下左右:“还请皇上屏退左右。”

    皇帝摆摆手:“都下去吧。”

    很快,院子里的下人们都退下了,方晟这才将一切故事娓娓道来。原来当年国公夫人在礼佛回府的途中生产,阴差阳错之下经过一家医馆,便想在医馆接生,谁知混乱之下,被人将生出的女儿替换了,于是便抱了个错的回来。

    如珠如宝地疼了十几年,当初那替换了孩子的医女上门,哭诉自己时日无多,只想在临死前看看自己的女儿过得好不好,国公府众人这才得知三小姐方沛并非亲生。那医女哭了一番,说是自己当年与人相恋,珠胎暗结后方知对方已有家室,一个人苦苦撑着生下女儿,无比彷徨,恰逢国公夫人在医馆生产,她在同一天发动,便动了将孩子调换的心思,因为不想自己的孩子,日后也如自己一般过苦日子。

    后来她怕事情败露就远走他乡,只是一直孑然一身,如今得了恶疾眼看要死,这才想要见见亲生女儿。

    国公府的人都惊呆了,谁也不敢相信会是这样,老夫人当机立断封锁了消息——决不能让人知道国公府的三小姐是冒牌货,也不能让人知道国公府真正的小姐被人换了出去!

    再问那医女,那医女却说当年自己把真正的三小姐带走后,无法抚养,便在离开京城后放在了一户人间门口。

    也就是说,根本找不到了!

    “爹娘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妹妹,还请皇上明鉴!”方晟面露哀求,“求皇上成全我与沛沛,我们二人发乎情止乎礼,从未想过做出苟且之事!我们甚至许下誓言,要等找到真正的妹妹才会在一起,求皇上明鉴!”

    皇帝见他说得真诚,一时间也无法判断真假,下意识看向玲珑。玲珑不知何时与谢沉芳二人都坐在了栏杆之上,她在手指上缠着头发转圈圈玩儿,冲方晟道:“你应该知道吧,在我面前,说谎是不可能的。”

    方晟并无功名,连见玲珑的机会都没有,倒是国公爷亲自目睹过几次她的预知,也见过那些对她不敬或是不满的大臣们的下场,心底顿时咯噔一下。

    “你说你们一家都在全力寻找妹妹,我看不见得吧?”玲珑嘴角微勾,“你是你们二人发乎情止乎礼,也不见得吧?说你们许下誓言要等找到真正的妹妹再在一起,倘若是真的,你为何现在求皇帝给你们赐婚?继续等啊!”

    她加深了笑容:“你们早知道,那孩子回不来了。”

    此言一出,国公府众人如遭雷击!不明白这样的事情玲珑怎会知晓!而皇帝也惊了,他结结巴巴地问:“为、为、为何回不来?”

    “自然是因为国公府的主子们不想认她呀!”玲珑怜悯地看了皇帝一眼,似是在叹息他怎么活到这个岁数还是个傻子。“那孩子被医女偷走,那么点大的婴儿,得不到妥善的照料,自然会生病。医女怕她哭泣惹来人,便喂药让她保持安静。小婴儿吃了那么猛烈的药……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又问皇帝:“倘若是皇上,养女才貌过人样样出众人人追捧,亲女却是个在泥巴里打滚的傻子,换作您,您会选哪一个?”

    皇帝惊呆了。

    “别人我不知道,国公爷跟夫人,自然是选了前者。他们找到亲生女儿,发现那是个两岁多了还不会爬的傻子,想都没想就不要了,命人将她丢的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可谁知道她却不肯死,又被个瞎眼睛的老婆婆捡回家,含辛茹苦地养大,傻是傻了点,却很听话。”

    “直到瞎了眼的老婆婆死去,她一个傻子,听话的不敢走出家门,活生生饿死在屋子里。”

    玲珑嘲弄道:“怕不是国公爷跟国公夫人知道了,要鼓掌叫好呢,毕竟他们当初可是把孩子丢在了山里,生怕没有狼来吃了她。”

    皇帝已经彻底无法直视往日里自己熟悉的臣子了,他将心比心地想了想,倘若是他的女儿被人调换了,十几年后得知真相,便是亲生女儿是个傻子,他也不会丢弃!皇家不缺她那一口饭吃!

    国公府难道就缺吗?

    他问国公爷:“圣女所言,可有一字是虚?”

    这事儿做出来了,不觉得羞愧害怕,甚至理所当然,可从旁人口中说出来,才发现自己的脸烧得慌,连为自己辩驳的勇气都没有。

    皇帝一看他们都不敢说话,立时明白玲珑说得都是真的,他失望至极,看着国公爷,摇着头:“虎毒尚且不食子,你们是如何将那么小的孩子给丢弃的?她可是你们的亲生骨肉!”

    ( = )

http://www.linlida.com/5_5316/49463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