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巨富公子 > 第344章 那小子去了哪里
    陆原的动作很轻,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因为自己既然已经被从男主角除名,那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现在顾闯悄悄把自己找到酒店里来,肯定冒着很大的风险的。

    虽然不知道顾闯找自己到底要干嘛,但是陆原知道,自己也务必要小心谨慎。

    以免这件事被别人知道,不然到时候对顾闯不利,那就不好了。

    至少,陆原对这个导演还是挺感激的。

    门被轻轻的推开,房间里有点幽暗,因为窗帘被拉上了。

    陆原小心的闪身,进入门之后,又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进了门之后,陆原并不能直接就看到房间的全部,因为他的左手边是卫生间,挡住了视线的一部分。

    此时,他只能看到房间墙壁上的电视,和露出来的一点点床。

    但是,看这个样子,房间里似乎并没有人。

    难道还要自己在这里等一会?

    陆原心里满腹疑虑,慢慢的向里面走去。s3;

    随着他的走动,视线也逐渐开阔起来,房间里的床也慢慢的,一点一点的露的更多了起来。

    然后,突然。

    一双腿出现在了床上。

    陆原还给吓了一跳。

    不过好在他定力还可以,硬是没有发出声音。

    那双腿,穿着黑色的丝袜,小腿圆滑而修长,曲线流畅,被黑色丝袜包裹的脚也平滑可人,此时,双腿正在慢慢左右摆动,显得一副悠闲的模样。

    陆原一怔,这是个女人?

    他抑制住心里的好奇,又走了两步,慢慢的,又出现了一个女人的翘臀,然后是细腰,然后就是瀑布一样的长发。

    这个女人,正跪在床上,背对着陆原,身体微微晃动。

    她身段优美,腰臀曲线宛若葫底,有着一种强烈的女性的美感。

    陆原看得心里难受,忍不住就咽了口唾沫。

    但在这安静的房间里,这咽唾沫的声音,就显得极为的明显了。

    “你来了?”女人突然发出慵懒的悠悠的,带着一丝柔媚的声音。

    她声音很自然,没有丝毫的惊慌,就仿佛是在一直等着陆原一样。

    听到这声音,陆原的心里顿时一跳,这女人,难道,是,那个要演自己身边丫环的梁雪?

    额,确切的说,是演那个王超身边的丫环的,自己现在已经不是男主角了啊。

    说真的,陆原毕竟和梁雪也就见过一面而已,所以刚才只看背影,是真的没有认出来是梁雪,更何况梁雪显得打扮,还是,还是有点太性感了,和之前看到的梁雪,还是很不一样的。

    怎么会是这个女人?不是顾闯吗?

    而且还穿成这个样子,等着自己?

    陆原此时,真的是一头雾水。

    “额……”他张了张嘴吧,嘴里只发出声音,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嘘,别说话。”

    />

    梁雪突然从床上爬起来,摇曳生姿一样的,来到了陆原的跟前。

    “你不要说话,什么都不要说。”梁雪站在陆原跟前,吐气如兰,“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需要负责,你只需要……”

    说到这里,梁雪微微一笑,吐出最后两个字,“享受。”

    说着,梁雪突然双手一抱,一下子就精准的楼主了陆原的腰。

    然后顺势,就仰面倒在了床上。

    陆原正正的压在她的上面。

    陆原的脑子里一刹那,就是嗡的一下,这一刹那,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都软了。

    一种控制不住的感觉,直冲刷头脑。

    陆原心里大惊失色,这,绝对不行啊!

    尽管身下就是女人娇躯,但是脑海里,一个坚定的信念,就仿佛是明灯一样,依稀看是很坚定,他努力的撑着双手,撑在梁雪的肩膀的两边。

    慢慢的想站起来。s3;

    “不要,求求你了,不要走好吗……”然而,这个时候,梁雪竟然脸上突然露出了恳求之色,她紧紧的抓着陆原,“别走,原谅我好吗,让我知道你已经原谅我了……”

    说到最后,梁雪的脸上,竟然隐隐流出了眼泪,显然十分的楚楚可怜,说真的,陆原看到她这样,心里也不禁生出几分同情了。

    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自己原谅她?

    这是什么意思啊?

    只是,看到梁雪这么可怜,而且说的又这么让人同情,陆原的心里也是一软,人一下子也就愣在那里,站也不是,下也不是。

    而梁雪趁此机会,双手楼主陆原的腰,用力往她自己身上拉过去。

    陆原也淬不及防,就一下子压在了她的身上。

    “对,就这样。”梁雪附在陆原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你会原谅我吗老板?我以后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做的,你可不要解除我的角色啊,就像是接触那个叫陆原的吊丝的角色一样……”

    陆原听到这里,不由一愣,这,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

    陆原就觉得房门又被人放开了,接着,身后传来一声震惊的呵斥,“你,你们在干嘛!”

    这一声,真把陆原给惊吓到了。

    也把陆原给惊醒了。

    他急忙回头,看到身后的人,陆原又吓了一大跳。

    这是个老头。

    老头光着上身,只穿着一条短裤,手里还拿着一根皮鞭,这造型,很让人看不懂。

    “妈的,你是谁?!”老头瞪着陆原,显然很恼火。

    “还有你,梁雪,你不是让我来你房间里的吗,怎么会让这小子进来,你们两人还……你这是在故意耍我?!”老头再看着梁雪,气得更是吹胡子瞪眼的。

    此时的梁雪,听到老头的声音,浑身就是一震,她急忙伸手到眼睛上,呼啦一下,扯掉了自己眼睛上的眼罩。

    当看清楚身上的人是陆原的时候,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

    “到底怎么回事!梁雪,你给我解释清楚了!”老头怒不可遏的用手里的皮鞭,指着梁雪,“你这个好了在房间里等我给我道歉的吗,你竟然把这个野小子也叫来了,还当着我的面胡搞瞎搞,原来你玩我啊,呵呵,很好。”

    “不是啊,华老板,你听我解释……”梁雪此时花容失色,她急的都有点语无伦次了,手一扬。

    啪!

    重重的一巴掌,狠狠的砸在了陆原的脸上,“畜生,你干什么,还不赶紧滚开!”

    陆原此时真的是懵逼了。

    他本来就没打算和梁雪发什么的,此时又发生了这种事,他也就急忙站起来了,傻傻的看着这一切。

    我草,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啊,不是的,华老板,你听我说。”梁雪真急了,一个翻身,从床上连滚带牌的,来到了老头身边,指着陆原,急忙辩解道,“我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华老板,你也知道,我跟你说了,配合你玩海盗船长和粉红娘娘的游戏,所以你带着皮鞭,我蒙着眼睛,我蒙着眼睛,分辨不出来进来的人是谁,所以我以为是你进来的,就,就……”

    “去你妈的,你以为是我?如果不是你跟这小子串通好的,他怎么会进来的?”老头大怒,又瞪着陆原,“小子,你是怎么进来的!你给我老老实实的交代了。”

    “我用钥匙啊,还有这封信……”s3;

    陆原拿出手里的东西,怔怔的说道,此时他也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梁雪一直在等的是这个什么华老板的老头?

    她刚才带着眼罩,所以误会了,肯定是把自己当成老头了。

    只是,那这信封又是怎么回事?

    “畜生!你还有脸说!”梁雪先发制人,“今天上午顾导把你带到休息厅里,然后我回来之后,就发现房间钥匙不见了,肯定是被偷的!你偷了我房间钥匙,准备对我图谋不轨对吧!至于那封信,不过是你为了掩饰自己弄的而已!华老板,你看这小子长得其貌不扬一脸猥琐,穿的跟个民工似的,他有什么资本值得我看上啊!我就是蒙着眼睛,没有分辨出来,把他当成了你啊!”

    “怎么回事啊?”

    就在此时,门口又进来了不少人。

    也许是房间里太吵了,惊动了附近的人,而住在这一块的,都是剧组里的人。

    领头的就是章影,还有其他的剧组里的人,都闯了进来。

    “啊,华老板,你怎么也在这里啊。”看到老头,章影立刻就带着几分媚笑,靠了过来。

    是的,这老头,就是剧组幕后的投资人之一,华国强。

    “这小子,竟然偷了梁雪的钥匙,意图不轨!妈的,敢对我华国强手下人这么搞,真的不怕死?”华国强指着陆原说道。

    而梁雪听到华国强这么说,顿时,轻轻拍了拍胸口,总算是放下心来了。

    “这家伙,不就是顾导带来的那个小子吗?”

    “对对,就是他,顾导还说要他当男主角的。”

    “就他也配?一个抗水泥袋子的民工而已,哈哈,癞蛤蟆想一步登天!”

    “他不会还以为自己是男主角吧?”

    &;n

    bsp;“肯定的,要不然他怎么会来占梁雪的便宜?肯定还以为自己是男主角,仗着自己的地位,想来潜规则梁雪吧,呵呵,这种人素质真底下,典型的民工吊丝心态,暴发户心理,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是男主角了,觉得自己要成明星了,就开始膨胀了,看梁雪只是一个演丫鬟的小演员,就来潜规则梁雪?”

    “果然是丑陋的嘴脸啊,只是,他可能不知道,他已经被否定了吧,哈哈,现在的男主角是王超了!”

    “就是,王超才是男主角的不二人选呢,比他帅,比他有气质,比他出身地位好,不像这个家伙,一看就是从小就是农村娃,骨子里都带着乡村大苞米的味道,一辈子穷苦惯了,就算是给他穿上龙袍,也改不了他那天生自带的农民相!”

    “听到了吗,小子,你不是男主角了!今天上午的这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滚吧!”有人拍了拍陆原的脸,仿佛是想让陆原清醒一点。

    “滚!原来你就是顾闯说的那个民工小子,老子投了几个亿拍这个电视剧,不是让农民工穷小子一夜暴富的,看在顾闯的份上,今天就不收拾你了,以后要是再敢踏进剧组一步,我会找人把你给活埋了你信不信?自己去暗上打听打听我华国强做过哪些事!”

    陆原也不再说什么了。

    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虽然他还是弄不清楚,到底谁给了这封信给自己,可是陆原也知道,应该不是顾闯给的,这可能是一个误会,也可能是一个陷阱。

    可是,无论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都这样了,自己和剧组没有任何瓜葛了。

    他们说的对,这的确就是一个梦。s3;

    陆原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在众人奚落的视线里,离开了酒店。

    此时,武江市,某摩天大厦的最高层。

    这是一个空间极大的办公室,三面都是落地的玻璃幕墙,坐在办公室里,可以俯瞰大半个武江。

    办公室里也很空旷,只有一张折叠椅。

    折叠椅子上,一个女人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一杯花茶,正在慢悠悠的喝着。

    这女人,长得极其漂亮,脸蛋精致,薄薄的嘴唇看起来有几分冷漠,看上去也不过二三十岁,只是那仿佛三月春色的眼梢里,似乎有一种超过了年龄的成熟和城府。

    女人静静的喝着花茶。

    很悠闲的样子,似乎在享受着下午的快乐。

    终于,她放下了花茶。

    “熊四光,我最后一次问你,那小子去了哪里,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女人一放下花茶,目光抬了起来,凌厉的看着前方。

    前方的天花板上。

    正吊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

    老人上半身赤裸。

    虽然已经是个老人了,但是肌肉的线条依然很明显,被吊着的手臂,如同是田地里沟壑的隆起,一条一条的交缠着。

    胸肌就仿佛是两块铁板。

    只是,老人的身上,血痕斑斑,凌乱不堪。

    .

http://www.linlida.com/5_5313/49428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