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入赘狂兵韩东 > 第1077章 言商
    关新月住处还是市中心那个高档复式小区,东阳,临安,海城……

    韩东所知道的,她只要经常去一个地方,大多会购置一套物业。

    不像是投资所用,从心理角度分析,有点像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既是家,又是一处心灵寄托。

    车子在夜中穿梭。

    韩东单手放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身侧女人柔夷。

    开着的车窗,有凉风灌入。手间是暖的。

    反差感,让人静蔼,神凝。

    关新月也静,她不用开车,有很多时间可以去仔细打量男人。

    第一次见面,她对韩东印象就太好了。

    独特的身姿,不发一言的冷酷。她不用看到对方样貌,便觉如电视中的角色。

    真正看清楚面孔后,又是一种感觉。看不透,看不穿,被那双眼睛牢牢引入其中。神秘,繁复,似乎男人的模板就该是他这样子的。

    感觉没变过多少,直至现在,她还是不完全懂他!

    正直是真,深邃是真,感性是真,热烈是真,幼稚无赖也是真。

    “看什么?”

    关新月妙目流转:“在观察你到底哪好看?”

    “有结论没。”

    “还没发现缺点,我再研究研究。”

    “你研究到明天早上,也只会觉得越来越帅!”

    “嗯?”

    “如果不是最帅,你不至于在我身上浪费几年时间,是不是这道理。”

    关新月脸色变幻,欲笑,强忍:“对,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经常会想起你这个人来。”

    韩东坦然受之:“我也经常想起你,特别做一些梦的时候,春天的梦……”

    关新月斜了下视线,把手挣脱出来。靠窗,心神它顾。

    她不想笑,强忍着也不愿意笑。一旦笑出来,她就不知道接下来男人还会说什么更不要脸的。

    强迫着自己正经:“别闹啦,明天韩阿姨生日宴几点。”

    “晚上七点。”

    “请了很多人啊?”

    “没另一个圈子里的,基本是东阳商圈内人士,加上一些关系不错的……我估计,大几十人是有。”

    “我穿什么合适?”

    “礼服好一点,挺正式的酒店。”

    关新月欲言又止:“你前妻会不会去,她要是去的话,我就自讨无趣了。挺尴尬的。”

    韩东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停了停:“她去干嘛?我姑妈不会请她,她对我姑妈也有点成见,碰不着的。还有,为什么会尴尬!”

    “她现在如日中天,不管到哪都是唯一的焦点。我才不做绿叶。”

    韩东转目扫了一眼,大脑转动加速。

    他认识的关新月对自己魅力挺自信,不可能会有绿叶心态。那这么说的用意,就值得思量。

    一秒钟不到,韩东摇头:“她做你绿叶还差不多。”

    “我不信这是你心里话……”

    “那你离我心脏近一点,看它有没有说谎。”

    “不看。”

    “那要不我离你心脏近一点,对着她发誓!”

    “你再这么坏,我下车了。”

    “心清,听到的话也清。没别的意思,你总想歪。”

    关新月撇过头:“别说话。”

    韩东莞尔,脚尖油门压下去一些,强烈的推背感促使着车辆箭矢一般。流光闪烁,车流稀少的路段,车速愈发迅疾。

    几分钟后,车子越过门岗,停在楼前。

    韩东解开安全带,绕过,把车门拉开:“到了。”

    关新月抬眼,从他臂下穿过站直:“你,回去的时候路上慢些。”

    “不是说让我上去。”

    “谁说啦!”

    “女人真是翻脸如翻书。送你之前,分明答应请我喝杯茶。”

    关新月乐:“请你喝茶,也没说让你去我家喝啊。”

    韩东突兀把人揽过,动作野蛮,声音轻缓:“你更擅长耍赖。”

    关新月佯作挣扎,少顷又自认命般安静,抚着男人背脊:“听话,到家后给我报平安。”

    幽香笼罩,气息如绵。

    未有空挡,温热又近。

    很久,关新月再一次挪开了眼睛,双手试探的去分男人拢在她腰侧的十指。以为男人仍是难缠,不妨分的很轻松。

    既松了口气,又无形失落。再不敢逗留,迅速走到安全区域,身影匆匆融入大楼。

    韩东掐了自己一下,原地站立片刻,才回身上车。

    从窗户中,看到关新月卧室灯亮了,有影子模糊可见。他隔窗摆了摆手,慢慢倒回。

    关新月也在窗前站了许久,时笑,时恼。倒了杯茶,亦被烫着。

    索性将电子窗打开,待思绪沉下,方拨通了施雅的电话号码。

    许开阳并没欠她多少钱,同湾事件以后,这笔欠款就多了。

    因为对方答应,只要同湾舆论翻转,落幕。他要把还未出售的同湾款项,提前打给她九成。作为条件,剩下的一成款项用作质押,由正一集团保留所用。

    准确的说,这是她跟同湾除了新通源之外的一次性了断。

    她认为许开阳也赚了,他不愁继续售卖,她也解了燃眉之急,双赢。

    当然,现金为王,这种条件不太好谈拢,但同湾舆论渐渐明朗之时,就有了谈的余地。她在天海这么多天,一直在跟许开阳沟通。等韩东这边接近尾声,许开阳也终于答应签合同,打款!

    至于韩东,她暂时还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这件事。隐约的,关新月了解他不喜欢做一些趁人之危的事情。所以,看缘分。

    不知道就当什么事都没有,知道以后再解释不迟。木已成舟,这毕竟不算不光彩。

    通着话,她眉头皱了皱。挂断,直接又拨许开阳号码。

    这老狐狸,她料到他可能会对施雅避而不见,玩消失。若非刚才去找韩东临时忘了这茬,她早便提前联系对方。

    听着许开阳声音传来,关新月言辞更淡:“许总,天海那边催我,我只能催你。我没时间再耗了,合同按咱们谈好的,施雅已经带着去了临安。你要是没工夫,授权让人签字一样的。”

    “小关,这是十几个亿,你以为十几块。不要急,正一情况你知道,之前舆论导致我手下楼盘几乎停售。突然间哪弄这么多钱去!合同我倒是可以马上签,钱,必须再给我一个月时间。”

    关新月目无余光:“一个月?等一切尘埃落定,你再毁约嘛。许总,咱们认识很久了,合作过很多次,你风格我清楚啊。”

    许开阳听不惯她咄咄逼人:“正因为合作过很多次,你大概忘了谁是你伯乐吧!我把你从一个小商场老板,扶持到如今份上,你跟我玩这一套。小关,我告诉你,我不要求你感恩,可是做人不要欺人太甚……”

    关新月五指碰了碰桌面,冷硬打断:“别把自己说的这么高尚,在商言商。一周时间,钱再不到账,同湾我一分都不打算要了。既然你都不介意毁掉,我奉陪!我涉及的地产项目仅此一个,就不知道许总这种大地产商,损不损的起!”

    “你……”

    “我再说一遍,这笔钱对我来说特别重要。新通源是我提出的概念,我就算被边缘化,也不能是现在。你也不要拿东子来说事,他没有理由帮你,他帮的是我。否则,你许开阳在他眼中,仅仅一个奸商,仅此而已!”

    “另外,我现在改主意了。一周我都等不了,明天,签过合同,我立刻就要见到百分之二十的款项进入通源账户!!”

http://www.linlida.com/5_5310/49412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