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九百一十三章 下山降魔
    尽管说吐蕃国主以及鸠摩智都知晓李仁孝这番话做戏的成分非常之大,但是架不住他们听了非常的顺耳啊!

    就见吐蕃国主脸上满意之色尽显无余,就连看李仁孝的目光都带着几分柔和,迈步向前道:“佛主素来慈悲,贤侄若是见了佛主定能感受到佛主的宽广胸怀以及慈悲之心。”

    李仁孝双手合十道:“仁孝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觐见佛主了。”

    三人说话之间,速度却是一点都不慢,茫茫大雪山其实并不是太过险峻,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三人便已经来到了那一座寺庙之前。

    一名小喇嘛早早的便等在了寺庙门口处,当看到三人的身影的时候,小喇嘛脸上露出几分欢喜之色。

    虽然说小喇嘛并不认识三人,但是方才佛主已经告知了他来人的身份,所以小喇嘛冲着三人一礼道:“扎根切见过国主,见过国师以及西夏太子殿下。师尊命我在此恭候三位大驾,三位且随我来。”

    吐蕃国主神色郑重的向着那小喇嘛一礼道:“还请小师傅在前引路!”

    佛主修为高深莫测,要是连他们前来都察觉不到的话,那自然不可能,所以小喇嘛早早的在这里等着他们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吐蕃国主三人跟在小喇嘛的身后走进了寺庙之中,无论是鸠摩智还是吐蕃国主都不是第一次前来这寺庙朝见,但是每一次前来,两人都是非常的郑重,就如同朝圣一般。

    佛主在吐蕃国的地位至高无上,说是吐蕃圣者也不为过,如果说没有佛主的支持的话,怕是吐蕃国主的地位瞬间都有可能会不保。

    小喇嘛引领着三人进入到一间大殿当中,这一处大殿乃是佛主素日里清修之地,同样也是接见外客的地方。

    一身僧衣罩体的老僧就那么的坐在那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普通僧人一般。

    不过吐蕃国主还有鸠摩智看到老僧的时候眼中闪过崇敬之色,上前恭恭敬敬的向着老僧行礼道:“拜见佛主。”

    李仁孝同样也是跟着向佛主见礼。

    佛主睁开双目,脸上绽放出动人的笑容,李仁孝看在眼中,似乎觉得在看到老僧的笑容的一刹那,心中的担忧、烦恼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了。

    老僧微微颔首道:“三位皆是红尘贵人,今日前来,老僧这清净之地,怕是再难有清净之时了。”

    只听佛主这话就知道老僧虽然说没有下山,可是对于天下大势却非是全然不知,此番能够让吐蕃国主以及鸠摩智带着西夏太子前来,就算是佛主再怎么的不关心天下大势,也能够猜到几分。

    吐蕃同西夏虽然说算不得什么世仇,但是两国关系也不怎么好,能够让西夏太子亲入吐蕃,显然这天下发生了大事。

    结合先前所得到的消息,佛主心中对于几人的来意大致能够猜到几分。

    吐蕃国主同鸠摩智对视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只听得吐蕃国主向着佛主道:“我等前来却是搅扰了佛主清修,然则若是还有其他的选择的话,我等也必然不敢前来惊扰而来佛主。”

    李仁孝这会儿看着佛主,恭敬一礼向着佛主拜下道:“还请佛主能够慈悲为怀,怜悯世人,下山降服祸乱天下的贼人,还世间以太平盛世。”

    吐蕃国主在一旁解释了一番,同时道:“此番大宋以楚毅为兵马大总管,出名征伐西夏,其目的再清楚不过,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西夏怕是难逃覆灭之劫数,若然只是如此的话,那倒也罢了,可是大宋先是灭了大金,如今若是连西夏都被大宋所灭的话,只怕要不了多久,大宋手中的屠刀就会斩向我们吐蕃,事关吐蕃生死之存亡,弟子也只能前来恳请佛主下山,还天下以太平。”

    佛主神色平静的坐在那里,整个人就像是入定了一般,可是无论是吐蕃国之还是鸠摩智他们都清楚,他们说的每一句话,佛主肯定听得清清楚楚,之所以如此,无非就是佛主在考虑中。

    大殿之中静悄悄一片,除了几人的呼吸之色,不知过去了多久,李仁孝感觉自己都快要受不了这种寂静的气氛的时候,就见盘坐在那里的老僧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目光自三人身上扫过。

    老僧以一种悲天悯人的语气开口道:“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佛慈悲,怜悯世人,贫僧修行百余载,此番却是要下山走上一遭了。”

    先前无论是吐蕃国之还是李仁孝对于能否请动这位吐蕃圣者下山,其实心中并没有太大的底气的。

    谁也不知道佛主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因此在佛主表明自己的态度之前,几人的一颗心一直都悬着。

    此刻佛主终于开口,并且直接表明他会亲自下山走上一遭,当老僧话音落下的时候,不管是吐蕃国主还是李仁孝皆长出一口气,脸上洋溢着遮掩不住的喜悦之色。

    吐蕃国主喜悦的是佛主下山,也就意味着吐蕃再也不用担心会遭受劫数,他吐蕃国主的地位将稳如泰山一般。甚至此番在打退楚毅之后,吐蕃还能够接收西夏十几座州城。

    而李仁孝的喜悦同样是非常的简单,别看他们一直努力做着各种应对楚毅的准备,但是心中却是非常清楚,他们西夏根本就不是楚毅的对手,但是此番如果有佛主相助的话,他们西夏还真的不怕大宋。

    西夏立国百余年,同大宋大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哪一次吃过大亏,这一次无非就是楚毅的实力太过可怕了,否则的话,何至于会让他们这么的紧张与担心。

    李仁孝无比恭敬的向着佛主一礼拜下道:“仁孝代西夏百姓拜谢佛主,佛主慈悲。”

    老僧摆了摆手,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道:“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贫僧要做功课了。”

    吐蕃国主、李仁孝三人闻言无比之乖觉,知道这是佛主送客了,连忙起身向着老僧拜别。

    下山的路上,三人的脚步都显得轻快了几分,脸上更是禁不住的露出笑容。

    吐蕃国主捋着胡须看了李仁孝一眼道“贤侄此番回去之后,大可以告知你父皇,就说让他早些准备好那些州城,此番本国主会亲自带领吐蕃强者亲王西夏,待到打退了楚毅之时,还望贵国能够转交那些州城。”

    虽然说心中很是不舍,但是李仁孝也清楚,想要在这个时候说动吐蕃相助他们西夏的话,不付出一些代价是不可能的,送出十几座州城,总比被动给灭国要强吧。

    此番楚毅若是被佛主给斩杀了的话,那么他们西夏未尝不能够趁机在大宋身上狠狠的咬上一口,到时候损失自然也就能够从大宋身上找回来了。

    深吸了一口气,李仁孝向着吐蕃国主点了点道:“国主尽管放心,小侄回去之后,定然会请父皇做好准备。”

    说着李仁孝向着远处那一座寺庙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不知佛主何时……”

    鸠摩智淡淡的道:“这一点殿下尽管放心便是,既然佛主说了,那么到时候该佛主现身的时候,佛主自然会现身。难道说殿下认为以佛主的身份,他会食言不成?”

    李仁孝连忙摇头道:“仁孝岂敢有此念想,只是想要确定一下佛主何时驾临我西夏,介时我西夏也好恭敬相迎,以免失了礼数才是。”

    不愧是西夏国主培养的下一代国主,虽然说他的真实目的就是想要确定佛主何时下山,但是这么解释却是丝毫不显得唐突,反而是显得他们西夏对佛主的到来极为重视。

    吐蕃国主看了李仁孝一眼道:“此事佛主没有说,我等自然不好开口询问,不过国师也说了,以佛主的身份自不会食言,想来佛主自有计较。”

    离了大雪山,李仁孝拜别了吐蕃国主,一路马不停滴的赶回西夏。

    距离李仁孝离开西夏前往吐蕃求助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三四天的时间,等到李仁孝归来,四五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如今整个西夏上上下下已经知晓了大宋即将入侵他们西夏的事情。

    当李仁孝进入都城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感受到了都城当中那种极度压抑的气氛,尤其是城门口处,大量城中百姓正远远不断的拖家带口的离去。

    李仁孝看的不禁一愣,显然李仁孝没想到西夏百姓竟然反应这么大,这种举动显然是不看好他们西夏能够应付的了大宋的征伐。

    谁都知道两国交兵,尤其是以灭国为目标的大战,那么都城肯定是敌国的目标,如果说到时候西夏选择负隅顽抗的话,那么如今这最安全不过的都城到时候怕是就会变成最为凶险的所在。

    因此城中许多百姓根本就不敢停留在城中,生怕将来都城化作了两国交兵的战场,到那个时候,他们这些百姓只怕就没有什么好日子可过了。

    眼见城中一片混乱的景象,李仁孝心中自然是非常的焦急,第一时间入宫求见李乾顺。

    李乾顺得知李仁孝归来,自然是第一时间召见。

    御书房当中,李仁孝见到了李乾顺,相比数日之前,李仁孝发现自己这位父皇明显苍老了许多。

    本来李乾顺便是年事已高,平日里操劳国务也就罢了,如今眼看着西夏将有灭国之危机,如此压力一下子压在了李乾顺的身上,李乾顺所承受的压力也就可想而知。

    纵然是再如何的保养有方,短短的数日时间,李乾顺看上去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几岁一般。

    “父皇,您……”

    对于自己的状况,李乾顺再清楚不过,眼见李仁孝露出担忧之色,李乾顺只是摆了摆手看着李仁孝道:“皇儿此行如何,吐蕃国主还有那位佛主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仁孝脸上露出几分喜色道:“父皇,孩儿此行不负父皇所望,已经成功的说动了吐蕃国主以及那位佛主下山,到时候楚毅不来也就罢了,若然敢来,定教其有来无回!”

    李乾顺闻言顿时大喜,豁然起身一脸欢喜的道:“好,实在是太好了,朕所忧者无非是楚毅一人而已,若然那位吐蕃圣者,佛主愿意下山的话,那么楚毅此人将再无威胁。论及兵马精锐我西夏,何曾怕过大宋。”

    似乎是因为得知佛主下山的消息,李乾顺整个人精神焕发,精气神好似一下好了许多一般。

    不过这会儿李乾顺却是因为起来的太过仓促,心情激荡之下,眼前一黑,身子一晃,眼看着就要栽倒在地。

    李仁孝连忙上前一步,一把将李乾顺给搀扶住,小心翼翼的将李乾顺扶着坐下,这会儿李仁孝冲着门外喊道:“来人,快请御医。”

    这边李乾顺差点昏迷过去不提,却说大宋一方,楚毅所部大军已经进入边镇,西夏同大宋两国边镇之地多年交兵,可以说关口众多,虽然不敢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两国交接之地却也是密布一处处的关口。

    自平夏城之战,西夏大败,国力大损,横山之地落入大宋之手,加之大宋兴建西安州与天都寨,打通泾原路与熙河路,秦州变成内地。

    如果说西夏开国之初的话,自然是国力雄厚,强盛之时兵力几乎达到五十余万之多,连败大宋与辽人,因此方才有了立国之根基。

    然则这些年,尤其是大宋几代努力之下,几次大战下来,西夏可谓是损失惨重,早已经不复昔日之兴盛。

    当然西夏虽然说衰落,却也不容小觑,否则的话,大宋也不至于会在这西北边镇之地陈兵数十万,甚至连大宋军中最强的西军也是同西夏一场场的大战当中磨砺而出。

    秦州,十几万大军不可能一下子便涌入边镇,所以说秦州便被楚毅选做了攻伐西夏的大后方。

    秦州也曾几经辗转,如今落入大宋手中,可是明显能够感受的出,秦州人烟相当稀少,显然做为毗邻边镇之地的军州,鲜少有百姓愿意在这里繁衍生息。

    不过这种情况下倒也不用担心十几万大军忽然之间涌入秦州之地会给当地百姓带来太大的影响。

    秦州城,州城之中,一座偌大的府邸当中,军中将领此刻齐聚一堂,一张偌大的地图正悬挂在那里,正是大宋与西夏两国的地图,地图之上详细的标准着两国一处处的重城、关口,可谓详尽。

    正是大宋与西夏两国的地图,地图之上详细的标准着两国一处处的重城、关口,可谓详尽。

http://www.linlida.com/5_5177/51636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