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长、园长,不好了……”

    一个年轻的老师冒冒失失的闯进了小丽的办公室,还没等站稳呢,就机关枪似的喊起来,“大门口来了个男的,说是您丈夫,门卫大爷不让他进,他就跟大爷急眼了,吵起来了,都要动手了,您快去看看吧……”

    小丽一听是那个人来了,心中顿时一滞,全身的血液像是凝固了似的。

    那个人,她居然又要看到那个罪该万死的人了。

    看到她脸色煞白的坐在那里不动,年轻老师急坏了,“您快去看看吧,要不一会打起来就糟了。”

    小丽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步履沉重的走到窗前,隔着窗户向外望去——

    大门口处,那个曾亲手把她推下楼摔死的男人,此时正脸红脖子粗的手指着门卫大爷的鼻子尖儿骂呢——

    “你个老不死的,这是我们家的幼儿园,你凭啥不叫我进?你不就是条看门狗吗?跟老子装啥犊子?信不信老子一句话就能砸了你的饭碗,让你滚回家吃自己去——”

    门卫大爷也是个暴脾气,听到张健这么羞辱他,立刻针锋相对的骂了回去,“你个忘恩负义的陈世美,你以为你是谁呀?你想砸我饭碗就砸我饭碗,有能耐你砸一个给我看看?”

    小丽定定的站在窗前,死死的盯着那男人,恍若实质的目光仿佛两把锋利的刀子,几乎将张健穿透了。

    张健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他一抬头,远远的就看到三楼的窗户里站着一个面容清冷的女子。

    她梳着整齐干练的短发,穿一身合体的职业套裙,就那么定定的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成功女性的利落和干练。

    “哎呦我去!”张健倒吸了口气。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果然

    如此。

    眼前的小丽,要不是他仔细辨认,几乎都不敢认她了。

    几个月不见,她变了,彻头彻尾的变了,跟换了个人似的。

    原来的她是梳长发的,一头枯黄毛糙的长发,总是被她挽个鬏随随便便的梳在脑后,再用一个廉价的发夹夹住,多年来一直如此,从不换样也从不打理。

    但是现在,那一头精短的染成褐色的短发,让她仿佛换了个人一般,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不说,还让他变得更加精炼、秀丽。

    还有她的衣服,虽然隔得挺远的,但他也能看出那是一身价格不菲的职业套装,否则穿在身上不能这么熨帖、合体。

    至于她的妆容,因为离的太远,他看不清。

    不过,不看妆容,就只看她挺拔的身姿,就知道她现在的精神面貌跟从前大不相同了。

    从前,她总是驼着背,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站着的时候给人的感觉也是松松垮垮的,一点都不精神。

    但是眼前这个女人,不仅把腰身挺得直直的,头也微微的昂着,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睨视天下的气势。

    这气势,这气场,让人不能小觑。

    小丽的变化太大太大,大得让张健大吃一惊,随后又在心底生出几分窃喜。

    哈哈,她这样真不错,要是她早这样的话,他指定不就不跟她离婚了?

    不过,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反正他又没跟苏苏结婚,不如就跟她复婚吧,她现在的身份和现在的这副样子,带出去也挺有面子……

    张健冲着楼上挥了挥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媳妇,我来了,可这个死老头子不让我进去,你快点帮我跟他说一声。”

    小丽看着他那副自信的样子,不由得呵呵一声。

    这个贱人,大概以为自己还是过去那个对他有求必应、言听计从的小可怜儿呢吧,他大概以为不管他犯了什么错误,只要他勾勾手指,她就会连滚带爬、感激涕零的回到他身边,继续任由他作贱吧!

    “想上来?你去死吧!”

    小丽咬着牙咒骂一声,紧握的拳头让指甲戳都进了掌心里,不过心痛大于手心痛,让她都感知不到自己受伤了。

    “徐老师,你下去帮我告诉他一声,我已经跟他离婚,让他赶紧走……”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了,一看到他就想杀人!

    刚刚那个进来汇报的小徐老师听到园长的吩咐,赶忙一道烟的跑到楼下去传话去了。

    张健听到小丽说不想见他,还赶他走,脸上顿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说她让我赶紧走?喂喂喂,这位老师,麻烦你去告诉她一声,我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来跟她复婚的!”

    张健乍听到小丽说不想见她的时候,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想明白了。

    肯定是她以为自己是来找事儿的,所以才会这么排斥,要是她知道自己是来跟她复婚的,一定就不会这样了。

    小徐老师为难的看了园长的窗户一眼,又看了看眼前这个自信满满的美男子。最后还是听话的又跑到楼上报信去了。

    小丽听到小徐的话,本就阴沉的脸上更加阴沉了,她指着门口,一字一顿的对小徐说,“别跟他废话,叫他滚——”

    这下子,小徐老师算是彻底明白园长的态度了,她立刻跑下楼去,毫不客气的把园长的原话转达给了张健。

    张健一听小丽听说他肯跟她复婚都不动心,还让他滚,有点受不了了,直着脖子冲小丽的窗口大喊起来。

    “喂,媳妇,你是不是有点太绝情了?我都跟她分了,现在回来找你了,你还想怎地啊?”

    “你跟那个二奶分了我们园长就得要你啊?她又不是收破烂的,干啥要要你这种烂人。”门卫大爷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张健一听门卫大爷叫他烂人,气坏了,“老东西,你算个屁呀,也敢来管老子的事儿?”

    门卫大爷一听张健骂人,上去一把薅住了他的衣领子,连声道,“你个小兔羔子,毛还没长齐呢,就敢自称是爷爷的老子,爷爷要不是岁数大了,今个非替你爹妈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赶紧滚——”

    边骂连拉带扯的往出轰他。

    张健一看门卫老头子敢跟他动手,再一抬头,看见小丽冷漠的样子,更气了,轮拳就朝门卫大爷的身上打去。

    “你个老灯兔子,我打死你——”

    “哎呦!”

    门卫大爷毕竟是个有年纪的人了,哪经得起张健这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的拳头。

    只见他被打得噔噔噔退后几步,随即四仰八叉的摔倒在那里。

    这时,教学楼的大门开了,一帮拿着笤帚、拖布杆的女人冲出来。

    原来张健和门卫大爷的争执声早就惊动了各班的老师,各班老师一看这个男人敢到幼儿园来闹事,都急眼了。

    大家好容易找的工作,这工作待遇又高环境又好,可不能让这粒老鼠屎给破坏了。

    于是各班老师像商量好似的,都派出了各班的保育员,拿笤帚的拿笤帚,拎拖布杆儿的拎拖布杆儿,还有拿垃圾篓子的,蜂拥向楼下冲去。

    等大家涌出教学楼时,门卫大爷已经被打倒在地。

    一看这个陈世美敢打人,立刻有两个保育员老师把手里的垃圾篓子砸过来。

    垃圾篓子里装着孩子的孩子们吃剩的剩饭、果核,擦鼻涕的卫生纸,还有各种脏东西。

    这些东西一股脑的都砸到了张健的身上,稀里哗啦的从头淋到脚,把个光鲜亮丽的美男子一下子给祸害成了屎了。

    “你们特么的疯了啊,敢打我?”张健怒吼起来,眼睛都气红了。

    他这一身行头还是早上特意换的,为了能让小丽继续迷恋他,他还起早去做了头发,打了发蜡,结果好容易造好的型,就这么毁在两个垃圾篓下了。

    张健很生气,一边使劲扑楞着脑袋上挂着的面条子,一边抬起脚,狠狠的踹扁了一个砸他的垃圾篓子。

    踹完之后还把那个垃圾篓子踢起来,直踢向那群保育员老师。

    “嘿呀,他敢打咱们!”不知是哪个保育员老师喊了一声。

    这一声成功的激起了大家的怒火,“打他,该死的陈世美,我最看不起他这样的了……”

    “打他,往他脸上打,看他还敢不敢出去乱搞女人……”

    “对,给咱们园长出出气……”

    众人一边七嘴八舌的喊着,一边拎着手里的拖布杆笤帚嘎达就冲上来了,对着张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打。

    “哎……哎呦……你们干啥……住手……”

    张健没想到这群女人能真跟他动手,他一边喊着一边后退,期间还夺下了两个老师的笤帚和拖布杆子,虚张声势地比划两下,想吓唬吓唬这些女人们。

    但这些女人们都跟母老虎似的,一个比一个猛,或者说,大家都痛恨出轨找小三的男人,再或者,是想通过打他来讨好园长。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反正大伙都牟足了劲儿的打人,把张健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最后,张健吃痛不过,抱着头撒腿向远处跑去。

    看到张建逃了,保育员老师们都哈哈大笑,也都觉得十分解气。

    “哈哈,打跑了吧,呸,不要脸的东西!”

    “像这种货就不能惯着他,往后他要是再敢上咱们幼儿园得瑟,咱们还打他,见一次打一次,直打到他不敢上咱们这得瑟为止……”

    “你瞅他油头粉面那样,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咱们园长那么好的女人他都辜负了,活该他后悔一辈子。”

    小丽站在窗前,看到张建抱头鼠窜,心里也十分解气。

    这种人,就该这么对待,

http://www.linlida.com/4_4474/58938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