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洛神诀 > 第一百二十六章半年逃亡
    一个银白色的领域在千宿的身边张开,其间涌动着浩瀚至强的空间法则,无形的银丝缭绕,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领域朝着紫色长龙碾压过去,紫色长龙哀号挣扎,身上紫光盛大,企图抵挡空间法则的侵蚀,但那根本无济于事。紫色长龙仅仅只坚持了片刻,就被千宿的空间领域碾成了齑粉,彻底的湮灭了。

    千宿灰白色的双眸中银光如电射,扫过整片天地,最终锁定在某个方向。他身边的空间领域化作一个漩涡,瞬间收缩,银光一闪,连带着他一起消失不见了。

    此时十几万里之外,仓皇而逃中的韩逸,刚把一瓶灵丹倒进嘴里吞下,忽然心中剧烈的一跳,身体微颤,如芒刺在背。他猛然扭头看去,然而入目处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灵魂力感知的范围里,没有任何异常的气息。

    心头警示,韩逸不敢大意。千宿身为伽轮战魔,或许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手段,可以锁定他的气息和方位。他飞快的取出十几套阵旗,全部祭出,布置在了周围的庞大山峰之间。

    “希望这些阵旗能够抵挡他一时半刻吧。”

    低声喃喃了一句,韩逸龙翼展动,继续逃亡。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条漆黑的丝线,瞬息远去,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

    某处空间之中,三轮残阳在血红色的天空中连成一线,隐约可以看到一道妖娆的身影站在高空中,俯瞰满面疮痍的大地,仿佛是在寻找着什么。

    那片大陆看起来就像是被人以莫大的力量直接打得四分五裂,一个个百万里庞大的大坑遍布破碎的大陆。海水倒灌,形成了交错纵横的海道,大坑之中已经形成了一个个汪洋般的湖泊。

    “嗯。”突然间女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白皙修长的玉手轻轻抬起,一朵七色火莲在她的手心里浮现,七色火莲闪烁了一下之后表面浮现出无数裂痕,嘭的一声炸开,溃散消失了。

    “终于动用涅槃塑灵术了吗?看来那个小家伙,遇到什么*烦了。”

    “希望你选择的人没有错吧。”女子绝美的面容上流露出一丝缅怀的笑意,但很快就被冰冷的杀机替代,“等我重回凤族,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咻,这时大地之下一道黑色遁光冲天而起,来到女子面前,显出一个瘦削男子的身形。

    “主人,这里没有发现。”

    “嗯,知道了,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

    女子随手一挥,打开一条空间通道,七色神光涌出,带着黑衣男子一起冲入其中,空间通道再度弥合。

    ......

    韩逸一边逃亡,一边思考着自己应该去向何处。在御龙桥失控之后,他身体里流着夔龙之血的秘密彻底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时值兽潮爆发这样敏感的时期,贸然回到虫修之城,只怕他会被当作妖族奸细囚禁起来。

    即使有人相信他不是妖族奸细,他体内的夔龙之血又作何解释?夔龙族早在远古时期就已经灭绝,只怕如今在龙族之中也未必还有它们的精血存在,自己区区一个人族,竟然身怀夔龙之血,这点同样会惹人猜疑。

    “看来虫修之城是回不去了。”

    韩逸眉头紧皱,思量着自己能去的地方。

    “那就去那里吧,有些事情,是时候应该了结一下了。”

    心中有了定计,韩逸身形一转,朝着另一个跟虫修之城相反的方向飞去。

    刚飞出去没多远,韩逸脸色一变,翻手取出一个圆珠来。此时圆珠已经碎裂,变成一块块,灵性完全消失了。

    “这么阵法就被毁掉了。”他脸色难看,“看来他的确有什么办法可以锁定我的位置。”

    “得加快灵力的恢复了,否则到时候被追上,恐怕我连挣扎的力量都没有。”他取出数瓶灵丹倒进嘴里,然后翻手取出自己得到的上百枚符印,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布置在周围的地面之上,然后又取出一套复杂的阵旗布置下来。

    “玄蟒困灵阵,再加上那些符印,应该可以稍微阻挡他一下。”

    布置完毕,韩逸不敢有丝毫停留,速度提升到极致继续逃亡。同时他也加快了洛神诀的运转,疯狂的炼化灵丹,恢复灵力。

    果然韩逸才离开没有多久,千宿就追到了他停留的地方,上百枚符印同时激发,各色光芒冲天而起。

    千宿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那些符印激发的灵力波动,随手一挥,滔天魔气涌出,上百道符印发出的攻击就全部冰消雪融了。

    嗡,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道琥珀色光柱冲天而起,将千宿包围在其中。那些光柱各自携带着一条条阵纹,飞快的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

    “嘶嘶嘶——”

    三十六条玄蟒显化而出,各自占据一个方位,源源不断的从大地之中吸收土灵之力,加固阵法。

    “垂死挣扎。”

    千宿冷笑,身形不停,直接撞向了那层十几米凝厚的琥珀色阵法光幕。一层紫色魔焰在他的身边熊熊燃起,虚空融化。

    阵法光幕根本无法抵挡,直接被紫色魔焰烧出了一个大洞,无数火丝蔓延开去,不过瞬息的工夫,所有的玄蟒都被火焰烧成了虚无。

    插在地下的阵旗全部咔嚓一声碎裂,变成了废品。

    就这样,韩逸一边逃亡,一边施展布置一切能够阻挡千宿的手段。也是当初他留下了许多强大的阵法,现在才能为他稍微拖延一下时间,否则的话只怕他现在已经被千宿追上了。

    千宿已经被韩逸布下的阵法弄得烦不胜烦,每一次阵法出现,都是以雷霆手段直接击溃,到了后来,那些阵法几乎已经不能够对他造成丝毫的阻碍了。

    转眼,便是半年的时间,这半年里韩逸几度被千宿追上,两人爆发大战。但每次韩逸都做了充足的准备,布下了十几个强大的阵法,等着千宿来临。

    每一次的战斗韩逸都不跟千宿正面战斗,他激发夔龙之血,发动血脉天赋暗界,然后启动那些阵法困住千宿,自己则脱身逃之夭夭。

    在连续三次被韩逸算计了之后,千宿彻底的失去了耐心,只要追上韩逸便是以雷霆之势发动攻击。第四次,韩逸再次被千宿重伤,拼着雷霄剑和金屠剑自爆,才制造了一丝机会,用五色光轮逃了出来。

    前后数次的交手,韩逸也大概摸清了千宿的手段,最后一次逃亡,持续了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都没有被追上。

    “快到极限了。”韩逸在天空中极速穿梭,漆黑的龙翼狂扇,灵魂力感知里,一股庞大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那是千宿,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

    他的力量几乎可比半圣,但却让一个灵皇期的小虫子三番五次的从他手下逃走,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生未有过的耻辱。

    “上次一战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韩逸看了看自己胸口的几条巨大的撕裂伤,甚至还能看到白玉般的骨骼,血肉在缓慢的蠕动着生长愈合,然后每一次愈合到一定的程度,就会有一股毁灭的力量出现,把伤口破坏撕裂。

    “没办法了。”韩逸取出一瓶瓶丹药,统统倒进嘴里,所有的灵诀都疯狂的运转起来,吸收那些药力。即使以他的经脉之强韧,也被那些庞大无比的药力撑得胀痛无比,仿佛经脉都要被撑破了一样。

    “好在,半年的时间,那个灵技,我也领悟了不少,希望威力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再拖一点时间,再恢复一些灵力,这样我才能更强一分。”韩逸咬牙加速,龙翼疯狂扇动,带着他宛如流星赶月,遁光几乎变成了一条纤细至极的黑色丝线,仿佛能割裂空间。

    数万里外的某处,天空中一只青色的鸾鸟安安静静的飞行,鸟背上一位白衣青年悠然的闲坐着,面前摆着一张红木小桌,正自斟自饮。

    一杯美酒下肚,青年舒适的眉头轻挑,满脸满意的表情。

    “不错,想不到在外面也有这么有滋味的酒,浓香醇厚,清冽得像是雪风。”

    青年回味了片刻,又倒上一杯美酒,轻嗅酒香,准备一饮而尽。酒杯举动嘴边,他眉头一皱,抬眼朝某个方向看去,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真是扫兴,好不容易能出来走走,竟然还遇到了那些东西。”

    他放下酒杯,拍了拍鸟背。

    “小鸾,过去看看。”

    “唳唳——”青色鸾鸟长吟了一声,翅翼扇动,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朝另一个方向飞去。

    此时的韩逸正埋头逃亡,经脉之中无尽的药力涌入,在灵诀的驱使下化作澎湃的灵力注入丹田的灵珠之中。同时他一边全神的感知着千宿的气息,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相距不过万里。

    “看来拖不了多久了。”

    上万里的距离,以千宿的速度,不过是以两个呼吸的工夫就能跨越。韩逸的速度虽然也不慢,但相比起来,却是远远不如千宿,最多再有十几个呼吸的工夫,只怕就要被追上了。

http://www.linlida.com/3_3623/38541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