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唐朝生意人 > 第九百四十六章 连唬带诈
    莫非真如李之所隐约表露的那般,他身后的势力,是那种类似如界面看护者的神秘势力?

    不然他又是自哪里得来的种种天下奇物?一身超乎寻常的实力,在这般年岁又该如何解释?

    此刻双英卫心内的百爪扰心,正是李之所需要的结果。

    他乘机接言道:

    “实话实说,对你们祖地那只异兽产生兴趣,好奇多过了需求,其实不外乎一只上古吞噬兽而已,它还能高过了我身边的神兽?真龙自不待言,火麒麟虽然在血脉上不算至高,却也算得上天地始源衍生物,岂是吞噬兽可以比拟的?”

    拼命压制住了心头惊异,双英卫努力平稳心神后问道:“李先生居然也知那是只上古吞噬兽?”

    惊声问过之后,方觉自己的话意有些多此一举。

    李之显然没在意:

    “话虽如此,但也是我之前凝重态度的来处!但凡能称得上上古兽类,只要是成年之体,哪一只不具有类如天赋神通般地护持?它的三大神通能力,你又知道多少?”

    正如他所言,双家还真是所知不多,像是那种上古吞噬兽,实际上相关古籍中并无详细记载。

    双家也是通过很多年的信息搜集,才勉强知道有这样一物存在,至于有何神通护体,就毫无所知了。

    老龙来自于仙界,本身又是兽类,这等即使在仙界都已经近乎绝迹的上古猛兽,即使没见到过,也会有比较详细的了解。

    因而引来双英卫更趋严重的震骇:“它还有三大神通能力之说?”

    “所以说,我才会认为你的酬劳根本看不上眼!因为你对其中的风险认知过于低下了!”

    李之口中虽是这般淡然口气,实则他也是在猜测,赌定双家未必会有老龙近似的见识。

    果然三言两语,就使得自己得到了期望的结果,心下早在暗喜,接下来的谈判会轻松很多。

    “它的三大神通能力,或许在成年神兽眼里算不得什么,但我的真龙乃幼龙之体,其中的风险切实存在,也的确不是借此来与英卫兄讨价还价的筹码!但既然有莫大风险,我就必须考虑到是否值得冒险一试,若英卫兄认为我所言在理,我们二人之间才会有继续交流下去的意义!”

    他并没有直接解读上古吞噬兽,而是继续施加心理优势影响。

    此时的双英卫,哪里还有之前的胜算在握姿态:“还请李先生明言,早先的确是我有些自以为是了!”

    “吞噬兽三大神通是吞噬、遁地、感知,但这一切还属于此兽的潜在或未知能力,怕是只有切身体会,才能知晓其真正可怕之处。除此之外,每一尊吞噬兽皆是体型巨大无匹,据说三级进化后动辄超过百丈,目前的这一只是何状态,尚不得知!再有它身上气势更是狂暴,通体褐色鳞片堪称刀枪不入,试想这样的存在,以凡人之体与之战斗,取胜几率有几成?”

    李之的嘴中念叨,来自于老龙同期传递给他的信息,双英卫是越听越是震动。

    在年仅十几岁时,他的确是曾被家人拜托他人引领,前往秦绥帝国溪西谷双家祖地,感受过那只吞噬兽。

    但也仅是感知而已,当时异兽的强大气势,至今仍令他记忆犹新。

    再结合李之这般细化描述,似乎吞噬兽的具体形象,也逐渐在他心里鲜明起来。

    随之而来的只会是面上表情的越发的不堪,他心知肚明,李之所言绝非妄自浮夸,而是无限与自己的切身感知尽数契合。

    他这时候才猛然间意识到,不仅是自己,包括双家所有人都轻视了那尊庞然存在,绝不是自己激活了血脉感知,就能够对付的。

    而且他也似乎是刚刚明白过来,为何自己父亲的多年重赏之下,一直无人接单的原因来处。

    遍寻吞噬兽相关信息者就包括他本人,几乎所有涉及到此物的具体描述一概缺失,唯有一个共同点有着相似形容,那就是如山岳般庞大体型。

    在方才他还有意略过此点未曾提及,就怕李之知晓后知难而退,孰料想人家的获知,远比自己双家人更知之甚祥。

    “这么说,此凶物实难将之降服?我们双家注定还要继续等待下去?”

    极度失望之下,双英卫忽然口吐颓废之言,哪里还有之前一丝稳重神情。

    李之叹道:

    “那般庞大存在,仅是其皮糙肉厚护持,就可抵得过一两个小境界之差,何况还未将它堪称刀枪不入的鳞甲计算在内!三大神通更是不曾丝毫沾及,其难度之大,仅靠幼小真龙的龙系血脉压制,你以为能提升几成胜算?”

    “李先生,但是我为二代之后的唯一血脉激活之体,身负六代祖上重托,此行若毫无作为,实在羞于回归家族啊!”

    双英卫这番近乎于哀叹之语,其中绝望之意无尽填充,显然为真情流露。

    “或许我可以前往尝试一下!”李之忽然说出这么一句。

    “李先生,感激之言我就不再累述了,有何需求尽管提,哪怕用我的性命去换,也是尽数满足!”

    双英卫赶忙表明心迹,像是生怕李之随之反悔。

    “英卫兄,切莫焦急,此事非同小可,你我之间需要慢慢道来!依我之见,恐怕是需要另行邀请绝强者参与进来,才敢言前往一试!而且你本人并不适于参与其中,唯恐到时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但请明言,个中道理,我很明白。”

    “实不相瞒,因我身份特殊,身边另有守护,其中不乏真观后期长辈!但仅此一人不足以成就此事,或需要另请高人援手,这一部分的酬劳你看......”

    不等李之话音落下,双英卫早已被震惊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惶恐地瞪大眼睛,呆若木鸡似地一动不动,竟是一时间忘记了回答。

    他心下的惊悸,令得毛发也如着了魔一样冰冷地直立起来,茫然不知所措的脑子,在这一瞬间像一张白纸。

    因之前有所猜测,他对于李之身后可能存在的强大师门有些心理准备,倒也不至于让他如此骇立当场。

    更让他惊恐的是,自己之前针对此人的一系列探查,原来都在人家的暗里感知当中。

    这种毫无察觉地被人窥探,才是此人一时间惊魂失魄的原因所在。

    再行联想到李之出了山里,就直奔自己而来,不正是说明早已经对他的存在尽相掌握?

    意念里来自老龙的夸赞,并没有让李之现出一丝笑意,反而神情越发凝重:

    “而且我前来靖如州城里的目的你也知道,在前往秦绥帝国溪西谷之前,我也需要尽快将此事办妥!”

    双英卫这才猛地里醒顿过来:“至于靖如州之事,实际上我有些确切消息,也许会帮到先生!”

    李之将自己的惊喜强按下去,回以恭听眼神。

    原来关乎于玄衮珠铭一事,并非李之所想象的那样隐秘,知其内因者但也不多。

    早在双家未曾离开祖地之前,实际上南三州的鲛人一族存在,已经盛名广传了。

    双家祖地所在的秦绥帝国,就在泽丘帝国毗邻,溪西谷更是南三州的逝川江上游江段,距离此间不过一千三百里。

    不为人知的是,双家被吞噬兽残害的二代祖宗,就是知情者之一。

    当年那位偷取玄衮珠铭的是靖如州米家,其后代分支就有在溪西谷生活之人。

    当然双家祖上获知此事另有一番狗血经历,在此略过不提,总之就是酒后失言之类的意外事。

    但此时关乎于逝川江流域鲛人的存在问题,也不由得那位双家人不刻意留心。

    好在总算他懂得此事过于重大,不曾对外稍有流露,却留言与后代,留意靖如州米家有一颗来历巨大的神珠。

    不过双家人始终不知玄衮珠铭的真实名谓,或许包括那位酒后失言米姓人,也仅知有这个东西,与鲛人一族有些关联而已。

    在日后双家人自行猜测,应该是鲛人为此寻了来,米家却是不敢将之带在身上移转他处。

    试想远隔万水千山,都能被鲛族寻找前来,近在咫尺若再有气息泄露,还能逃得过鲛人的感知?

    因而米家人,极有可能将那枚神珠就此封印于某一秘密之处,以待鲛人离开后再做处理。

    不曾想鲛族却就此囤聚在此地不走了,可见其意将此物收回的决绝信念多么强烈。

    如此一来,米家人更不敢稍有多做,从而导致再无转移的机会了。

    结合自己祖上获知,之前双英卫仅是有此猜测而已,但不得不说此人的心算还是相当了得的,居然通过八竿子联系不上的蛛丝马迹,就真的把李之等了来。

    李之实际上这段时间的连唬带诈,信口开河,也是在发泄被此人暗中窥探的胸中郁闷,或者说是羞恼之下的歇斯底里。

    自然他没将情绪清晰泄露,而是通过近乎于敲榨勒索的方式,来转移他的恼后愤意而已。

    再是一只来自于上古的吞噬兽,又哪里可以与真正的神兽血脉相提并论,什么刀枪不入的鳞甲,动辄超过百丈的庞然,都是随口胡说罢了。

http://www.linlida.com/3_3183/38541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