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现实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河汉飞星!
    “任务没有完成。”

    这是少女心中感觉到最可惜的一件事情,在成为开拓者的时候,她怀揣着的也是无比激动与兴奋的心情,带着梦想而起航,然而孤独的宇宙最后会磨灭所有开拓者的意志,她也并不例外。

    从冲动到成熟,所需要的仅仅是在宇宙空间内渡过孤独的四年,因为有虫洞技术的存在,所以不担心光年阻隔的问题,但现在,虫洞开启装置的故障,让她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在动辄以光年为单位的宇宙空间内,个人的存在是何等的渺小?

    在宇宙的面前,连时间都要低下它高贵的头颅,从无比的迅捷化为慢腾腾的蜗牛,不敢逾越雷池一步,那个光与时间都不敢逾越的障碍,被人类称呼为“光速极限”。

    虽然有很多尖端科技,譬如靠着中微子以及增大介质密度,可以创造出一种物质,使得光速降低到0.5c,由此依靠中微子就可以超越光速进行航行,但很可惜,少女的飞船上并没有装备这种技术。

    而且即使装备了这种技术,也没有足够的能源了。

    完全陌生的星域,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手里的粗略星图,之所以被称呼为开拓者,就是因为这完全就和古陆地时代的航海家一样,是用性命来探索星辰大海。

    无尽的陨星不断擦着飞船砸过,这种密集的程度是任何一处星海都不具备的,简直就像是遇到了某个大行星的星环,只有星环之中才存在如此高密度的小行星。

    陨星雨如昙花般绽放又消失,粉身碎骨的恐惧终于离飞船远去,但剩下的,却是成为无尽宇宙中的又一个牺牲品,这个结局,是逃不掉了。

    破损的飞船无法回到原本的星球,少女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身处于墓碑之中,或许在数年,或许在数十年,数百年,数千年之后,会有人来到这片星域,随后以极其微小的概率遇到自己,而那个时候的自己,已经化为枯骨,而这艘飞船,也成为了冰冷的铁墓碑。

    这是开拓者的命运。

    少女的额头上渗出了血,他隔着厚重的头盔,隔着那驾驶舱的空灵护罩,远远眺望着无尽的深空。

    依旧是无比的黑暗,在星辰大地上可以见到的璀璨群星,到了宇宙空间中,用肉眼其实极其难以见到。

    更多的都是黑暗,那种真正深邃到绝望,宛如坠入地狱的黑暗。

    少女直愣愣的眺望远方,希望见到自己的母星。

    然后她找到了,找到了一颗出现的璀璨星辰。

    她笑了起来,感觉最后的愿望能实现,不论那一颗究竟是不是自己母星所围绕的恒星,但在这一刻,于黑暗中所浮现的耀眼光明,足以成为安抚她悲凉心灵的重要良药。

    但很快,她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那颗星辰的光辉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并且壮大,宛如一场超新星爆发,但如果仅仅是这样,少女或许还不会感到震骇,毕竟自己的死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再迎接一次超星爆发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就是当宇宙放了个烟花为自己送行罢了。

    只是这一次,她看到的,那颗星辰的周围,渐渐开始浮现出无数明亮耀眼的恒星!

    那种极其璀璨的光辉,绝不是任何一种飞行器可以释放出来的!

    即使是恒星级别的战舰,也不可能拥有这么明亮的光芒,即使它们近在眼前!

    宇宙灯塔?

    别逗了,即使是有,一座已经足够,又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多!

    她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些浮现出的恒星之后,又有无数恒星被点亮,并且让她惊骇震动,甚至感到无比恐惧的是,那些恒星组成的,是宛如古陆地时代能够看到的“天河景观”!

    无数恒星化为星云,星云又连为天河!

    蔓延,蔓延,浩大的恒星光芒,甚至向她所处的这片无人深空覆盖而来!

    最为璀璨的光明之后,有水流的声音突破了真空,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耳中!

    少女眯起了眼睛,岁月天河出现在她的身前,巨大庞然且威严的光辉穿过了过去未来,或许除了那某个正在逆行的伟大天尊外,不会再有任何的强者在意这个路过的破损飞船。

    她相对于那些高高在上者是卑微且渺小的,但是相对于她自己来说,少女此时看见了这一生中最为震撼且不可思议的景观!

    无数年后,当她想起如今的所见所闻,也不得不承认,这世上的古老神话,是真正存在过的,并且她为了再见到一次那天河中走过的人,为此付出了一生的时光。

    但此时,这算是蝼蚁与天龙的第一次相遇。

    白茫茫的天河中,水波轻摇,破损的飞船进入了岁月长河,而少女瞪大眼睛,看着从长河远处,踩着九色莲华而来的那位“仙人”!

    少女不知道此时自己应该用何种心情去面对眼中所看到的一切,该惊骇吗,该恐惧吗,该震怖吗?

    然而这些情感在见到那位仙人的一瞬间都已经消散无踪了。

    宇宙浩瀚,真空寂寥,在这动辄以光年为计算单位的苍茫世间,人类早已经明白,世上根本没有神,也没有仙,所谓的古老仙神或许不过是更加强大的天外来客,亦或是上个文明历史所遗留的东西。

    但现在自己看到的这些算什么?

    少女站了起来,在驾驶舱中看到天河之外所移动的茫茫星辰,包括河水下方,隐藏在纯白色的波澜之间。

    驱宇世内,亿万星尘为卒,遣宙光中,浩瀚日月为将!

    他就如同旧陆地时代的王,不言不语,只是出现在这里,整个宇世宙光都要尊奉他的号令!

    ......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明明上天,烂然星陈。

    日月光华,弘于一人。

    日月有常,星辰有行。

    四时从经,万姓允诚。

    于予论乐,配天之灵。

    迁于圣贤,莫不咸听。

    鼚乎鼓之,轩乎舞之。

    菁华已竭,褰裳去之。

    ......

    那位仙人不似神话中传说那样缥缈来去,就如同新殖民时代所塑造出的虚无至高者,曾经有教派宣称宇宙中是有神灵存在的,而少女曾对那个教派的所行所言嗤之以鼻。

    她从没有想过,那些神棍口中的神,或者仙,真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白衣白发的仙人走来,九色的莲华于岁月天河中浮动,仙人与飞船即将擦肩而过,少女在此时鬼使神差的打开了驾驶舱,她看着那个仙人抬起手掌,向自己的飞船落下。

    璀璨的光芒中,少女呼喊出来,她用尽力气,询问对方究竟是谁,是古老的神灵,还是从未曾出现过的仙人?

    “仙,神?都无所谓,你怎么称呼,都可以。”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你应该回到你的故乡。”

    那清晰的回应从远方传来,少女淹没于白光之中,等到她再度清醒时,则已经脱离了那片深邃可怕的无人区域,回到了自己出发的地点。

    她的飞船跨越了光都难以逾越的壁障,出现栽了自己的母星轨道,少女抬头望去,那如美丽琉璃一般的星辰,就在眼前。

    只是此时,她的脑海中,仍旧充斥着那个白发白衣的青年。

    跨越千古的一次会面,只是偶然,对于太乙天尊来说,仅仅是记忆中的一朵浪花,然而对于这片时代的某个少女来说,却成为了她毕生所要再次找到的至高追求。

    以至于她魂牵梦绕了数十年。

    她瘫坐下来,喃喃自语:

    敢问上天,是否有仙?

http://www.linlida.com/2_2776/4430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