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拜见大魔王 > 第九百七十九章 太难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螟牵着一头绵羊走出沈欣家大门,他要回去了。

    沈欣也走到门外,背着书包,她也要回新县了,明天还得跟何老师学习。

    “回来就给我发消息。”沈欣有些不舍地拉住螟的胳膊。

    螟回过身抱住她,低头贴在了她的嘴上。

    院门悄悄打开一条缝,小虎的脑袋伸出来,看到这一幕不由张开了嘴,赶忙捂住眼睛,然后手指打开缝隙。

    “嗷呜~”大黑的脑袋也钻出来,叫了一声。

    沈欣赶忙松开螟,扭头观看。小虎吓得妈呀一声,掉头就往回跑。

    “噗嗤~”本来挺伤感的沈欣笑了起来。

    “我走了!”螟张开手又抱了抱沈欣,这才牵着绵羊往深山走去。

    沈欣站在门口,一直看着螟的背影消失,转身往山外走,大黑跑过来守在她身边。

    他们都离开后,小虎又从门缝探出头,左右看了看,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山里修了路以后非常好走,沈欣还能赶上最后一趟去新县的公交车。

    走到山下的时候,迎面驶来一辆汽车,大灯开着,非常晃眼。

    沈欣微微皱眉,抬手遮挡,汽车开过去才放下来。

    可这辆汽车突然停住了,又倒回来,车窗摇下,一个脑袋探出来问道:“沈欣,这么晚了还出山?”

    沈欣看了看,认出来了,是上次的来家里的驴友,目光很讨厌,现在的目光也很讨厌。

    “是啊!”沈欣点点头,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

    “你去哪,我送你吧?”那人又向后倒车。

    “不用了!”沈欣摇头决绝,语气已经很生硬了。

    那人嬉皮笑脸地说:“没事,不用不好……”

    话没说完,他就闭嘴了,大黑转过身,两眼冒凶光。

    他尴尬地笑了笑,关上车窗,向前开去。

    副驾驶位置上,另一个青年笑道:“常总,这小女孩挺有个性,不好上手啊。”

    “哼~”常总冷笑一声,说道:“不着急,这妞在新县一中是个学霸,平常住校不出门,估计还没见过啥世面呢。”

    副驾驶的青年笑了起来:“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是最好上手的,常总您这方面可是专家。”

    常总很得意,一边掉头,一边说:“那是,还记得上次那个岩市三中的……”

    “常总,你掉头干嘛?”青年问道。

    “沈欣都离开了,我还去她家干毛?”

    “现在小女孩戒备心很重,咱们要不去……”

    “对对,还是你小子心思多。”常总又掉回头,继续开向山里……【@….. &*最快更新】

    东部基地,一个房间内传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多隆,乔森纳,坦丁,还有莱万四个人正围在桌子前搓麻。

    山里虽然有老疯子,盘月和魔蝶守着,可火药配方在多隆手里呢,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来一趟。

    乔森纳是来检查路基的,开春之后不仅聚集地扩建,轻轨线路也会从普斯河沿岸一直贯通到通天山脉另一边的驻地,与撒加城堡连接。

    不得不说,那上千名武者俘虏的干活效率真高,路基完全达标。

    此刻多隆,莱万,乔森纳跟前都摆了一堆金币银币铜币,三人也笑容满面。只有坦丁一脸郁闷。介于上次的优秀表现,他好容易开始有收入了,结果不到俩小时就全输了。

    “多隆大人,那啥……我没钱了。”坦丁低声下气地说。

    “没事,先欠着,以后有了再还。码牌码牌。”多隆招呼。

    “尼玛,还欠着,我说我不玩,你非让我玩儿……”坦丁心里吐槽,动作慢吞吞的,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码好牌,掷色子,抓牌,多隆问坦丁:“听说你上次去聚集地的时候找了个妞?”

    坦丁赶忙回答:“是个难民,我看她挺可怜的,给她口吃的,她非要以身相许……我就把她安排在旅店了。”

    他现在刚摆脱俘虏身份,每个月有两天休假去聚集地自由活动的机会,可不想被多隆误会。

    “尼玛!”多隆暗骂了一声,心里很不平衡。他上次也救了个难民,结果人家说下辈子报答,坦丁这货咋就能碰上以身相许的!

    接下来多隆连糊,笑容又露出来:“碰,别动,杠,杠上开花!”

    “这他么就叫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嘿嘿!”多隆一边搂钱一边笑。

    乔森纳,莱万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现在是三归一,他们也往外掏本钱了。

    最惨的还是坦丁,已经欠了一屁股债,他还说过两天去聚集地,好好安慰一下落难少女呢,这他么没钱可咋整。

    又开始一把,坦丁的眼睛亮了,满手的万字,清一色啊。这把要是赢了,全都回来了。

    第一张,第二张,第三张,停牌了,牛逼。坦丁暗暗握了握拳头。

    然而,从第四张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摸到过一张万字。

    “二条,五筒,白板,北风……”连着抓了十几张之后,坦丁已经有摔牌骂色子的冲动了。

    “南风!”坦丁把牌重重拍在桌上。

    “又一个南风!”坦丁咬牙切齿。

    “卧槽,三个南风!这牌他么的成心跟我作对吗?”坦丁气得脸都青了,这要是留着南风就糊了。

    第四张,还是南风,坦丁突然想哭:“我他么也太难了!”

    就在这时,咚咚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几人一回头,全都站了起来,螟站在窗户外正看着他们呢。

    多隆颠颠过去拉开门,笑着问:“你咋来这边了?”

    螟走进屋,说:“你们先别玩儿了,跟你商量点事儿。”

    说完,螟转身往外走,多隆赶忙把钱收好,跟了上去。

    多隆一走,牌局就散了,莱万和乔森纳也跟着出屋。

    坦丁本来也想走,可随手翻了一下牌,然后整个人就跟遭了雷劈一样。下一张竟然是九万,正是他要糊的牌。也就是说,首领不来的话,他就回本了……

    另一个房间里,螟笑着对多隆说:“你们几个够损的,合伙圈坦丁的钱。”

    多隆道:“不是圈他,这货蔫儿大胆,刚给他放两天假,他就在聚集地那边勾搭上一个落难女。”

    :。:

    ( = )

http://www.linlida.com/1_1176/44049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