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鬼命阴倌徐祸 >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二十八章 猴子穿针(2)
    我听出老头话里有话,忙点头:“行,您老定了那就是定了。<a href=" target="_blank">我回去就马上落实。”

    老古满意的点了点头。

    吃完饭,告别了齐瞳等人,上了车,老古像是酒还没醒,闭着眼睛靠在椅子里,含糊的说:“小徐啊,你是真不该溜号啊。”

    “对不起教授,您……有发现?”

    “先开车。”

    出了工厂大门,老古猛地睁开眼,“这回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我心中一凛,“难道那假山石就是从这里运出去的?”

    老古把他的手机递了过来,上面显示的是一张照片。

    可以看出,照片是透过窗户拍的,乍看拍摄角度,就像是真的身在山中一样。

    老古再没半点醉意,眼神炯炯道:“是展厅后边的假山,用不用我指给你看?”

    我说不用。

    白晶问道:“教授,您怎么就认定是那里?我也看过了,那并没有损毁啊?”

    “傻丫头,都说是假山了,损毁了还不能修复?人家就是干这个的,这在他们手里,不叫事。”老古拍了拍我的肩膀,“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我把手机还给老古,看了白晶一眼,“现在就只有两条路,一是报警,通知郭队,让警方来处理。不过小白同志一定不同意。”

    白晶苦恼的揉着太阳穴,“我虽然偶尔也会打擦边球,但绝不认为法律可以被玩弄亵渎。人命关天,要不,现在就报警吧。”

    我说:“我倒是愿意选第二条路。”

    “咦?你怎么改主意了?”老古饶有兴致的问我。

    我打了把方向,拿过自己的手机给徐洁发了条语音,然后对老古说:

    “您近距离观察过假山的全貌,单看表面痕迹,您当然能大致判断出假山各部`位成型的时间。矿砂水泥对人体和衣物纤维有着一定的腐蚀性和渗透性,假山在制造过程中,更是添加了大量的胶合剂,这些都会造成尸体表面证据的毁坏。警方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还原一些证据,但那需要相当一段时间。小白同志未必能等的了。”

    老古挠挠白发,“那你想怎么做?”

    我把车停在路边,点了根烟,“回去,我一个人回去。”

    老古皱眉,“说清楚点,我不喜欢人话说半截。”

    “教授,您有没有听过猴子穿针?”

    我把癞痢头对我说的话,对老古和白晶复述了一遍,然后说道:

    “吃饭那会儿,教授讲那个笑话的时候,我留意到齐瞳笑得很有点怪异。咱们都是西贝货,是通过网络,知道有王欣凤这么个人的。齐瞳很年轻,又是从基层做起,工程和业务两门抱。城河街的陵园建造有年头了,不可能没跟他有过业务往来。要是没猜错,在吃饭之前,他已经给相关人员打过电话,也就是说,我们那时候已经露底了。”

    癞痢头拱了拱嘴:“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狡猾。”

    “不单是狡猾,你不是说过,他背着人命嘛。人只要亏心,就会更多疑。他知道小白同志是读法律的,又认定我们是一伙‘骗子’。大胆假设,如果那假山石里的死者真是他谋害的,看到我们有老有少,连同一个律师合伙‘行骗’,你猜,他心里会想,我们是什么身份?”

    我狠吸了口烟,对癞痢头说:“杨大哥,你说的没错。是我太冒失、太想当然了。如果齐瞳真像你说的那样,是个狡猾多疑的杀人凶手。我们这帮人演的是过瘾,却很有可能,给某些‘知情`人’招来了杀身之祸。其它先不管,既然这件事是我引起的,那我首先要做的,就必须得是保证王欣凤父女俩的安全。”

    白晶看着我说:“那不是你的责任……”

    “法医也是警`察!”我打断她,“我只是被停职。”

    “好!”老古重重的靠进椅背,却又叹息一声,“唉,你怎么就跟林墨语那老小子了呢?怎么就没跟我呢?”

    我忍住笑说:“古老,今天的配合,怎么都算是完美了。仔细想想,咱们好像都不是太循规蹈矩的人,要是我拜了您做老师,那……”

    “那还他娘的干什么正行啊,老子立马辞职,咱爷俩搭伙当老千去,那他娘的不比什么都过瘾啊?哈哈哈哈……”

    老古是真有点喝多了,大笑过后,使劲搓了把脸,“小白同志不是不想惊动官家嘛,那这么着,我在本市还有点人脉,我就以私人名义,找几个老朋友帮忙,先查查这个齐瞳的底,这总不算是官方行为吧?”

    老古本来是个头不高,很小巴、甚至有点猥琐的小老头,可听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某港产电影里的一段经典对白

    ——哎呀大人,我们如仙是只卖艺不卖`身的!

    ——不给钱,那就不算卖咯!哈哈哈哈……

    说实话,我对老恩师林教授是敬畏有余,但或许是个人经历不同,有些时候,我是真怕老教授,甚至是想躲着他。一有点出格的举动,就跟老鼠怕猫似的,更怕见他了。

    比起林教授,老古更像个卖野药的,行事不拘一格,更懂变通,还真是合我脾胃。

    只是,没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我当初真的拜在他门下,可能……很可能,不光是我,而是我们这老少爷俩,大概都把自己玩到牢笼里面去了。

    白晶咬了咬嘴唇,对我说:“我不能让你为了我冒险,我知道你不会改主意,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别想我离开你半步。”

    我点点头,把烟头往窗外一甩,推开车门下了车,径直往一边走。

    白晶果然说到做到,而且,貌似有点太横了……

    “大姐,你是不是有点过啊?得亏是没人,这要再进来个人,咱们……”我心理素质算是不错了,总算是等拉上裤链,才向身后抱怨道。

    跟在白晶后头,出门正和一个戴眼镜的哥们儿打了个照面。

    这眼镜哥看了白晶一眼,脸一红,说声‘不好意思’,就捏着拉链头跑进对面的门里去了。

    回到车上,扭头再看那栋双门白色建筑上公共厕所的标志,老古和癞痢头的脸都憋成猪肝色了。

    老古戳了戳我,对我说:“小子,你别怪我自作主张。咱们都是一个行当出身,你遵守的,我当然也遵守。在展厅那段时间,我擦棱打角的,向王经理和那个老师傅问了很多事。看到窗户外头那假山的时候,我就寻思着要上报了。可我也寻思了,这事得跟你招呼一声。可是吧,等我见到那个齐瞳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事不能等了。所以,我擅作主张,直接以私人名义,让一个老朋友,帮我查了齐瞳的资料。这是他刚发过来的,你看看。”

http://www.linlida.com/0_735/48193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