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现实 > 宋少宠妻请节制 > 352 我检查一下你的运动成果
    .

    宋三岁被套了话,回去的路上一直都没开口。

    慕锦时也没再逗他了,偏头看着车窗外,“我是说真的。”

    他做不到的事情,就让她来做。

    宋就看了她一眼,突然开口:“宋家豪说得对,我确实是心狠手辣。”

    他现在不动宋家的人,并不是他狠不下心,他只是想等梁立阳出来,然后一打尽。

    慕锦时偏头看向他,挑眉笑了一下:“可是我怎么没见你对我心狠手辣过啊?”

    她说完,想了想:“不对。”

    她哼着:“你确实是心狠手辣。”

    宋就皱了一下眉:“我什么时候对你心狠手辣了?”

    他对别人那么狠,就连对自己都狠,唯独对她,除了偶尔嗤她一两句,他连动她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s3;

    “你忘了?我刚跟你没多久,你去赛车,大半夜,你将我扔在盘山公路上了。”

    旧事重提,慕锦时仿佛捉到他一根小辫子,忍不住拉扯:“大晚上的,路上一辆车都没有,我穿着高跟鞋,如果当时不是碰上了陆少,我说不定第二天就横尸荒野了!”

    宋就的脸色直接就黑了下来,显然,他也想起那一天晚上的事情。

    车子下了高速,他直接就将车子开进了一条村子里面停了下来,偏头冷冷地看着她:“我回去找你的时候,你正上陆怀远的车。”

    慕锦时愣了一下,冷笑:“但你还是将我扔在了路上!”

    话音刚落,她就被他拽了过去,扣着后脑勺狠狠地亲了起来。

    宋就亲得用力,半晌,慕锦时渐渐柔和下来,靠在他的身上。

    他抬手摸了一把她的头发:“以前的事情你不要提了。”

    说着,他顿了一下,大概是觉得太难为情了,偏过头,声音也有些沉:“我以前并不知道怎么爱你,所以做了很多错事。”

    他在美国的那些年被压抑得太痛苦了,后来翅膀硬了之后,回来a市基本上没人能动他,他做事情就再也没有看过别人的眼色了。

    那时候她是他的情人,可是那么多的人还是觊觎着她。

    他接受不了她跟别的男人一起有说有笑,更接受不了她随手都会抛开他另择高枝。

    他其实只是想给她跟教训,将她扔下没多久之后他就倒回去了,只是刚开回去就看到她上了陆怀远的车。

    妒忌的口子被撕开,他就像是个讨不到糖的孩子一样撒泼。

    “对不起。”

    慕锦时没想到他会道歉,愣了一下,有些心疼,“我不是在跟你计较以前的事情。”

    她抬头看了他,视线落到他的脸上,慕锦时才看到他的耳朵居然在发红。

    她怔了怔,就像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了一样:“宋就,你居然害羞了?”

    宋就:“……”

    这时候,车子突然之间被石头砸了一下。

    慕锦时惊了一下,侧头看向车窗,才发现不远处站了一个熊孩子。

    她推开车门下了车,看到车门的漆已经被刮花了。

    宋就走过来,看了一眼,然后抬头看向不远处做鬼脸的熊孩子,他眼神一下早就阴冷下来。

    那熊孩子看着宋就,突然就害怕起来了,一溜烟就跑了。

    慕锦时皱着眉,“太过分了!”

    宋就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这时候的天色有些沉了,看着像是要下雨了。

    &;nbs

    p;慕锦时只好歇了找熊孩子家人算账的心思,“好像要下雨了。”

    “嗯,回去了。”

    两个人重新上了车,宋就重启车子开出了村子。

    他们还没回去,雨就砸了下来了。

    这场雨大得很,宋就后面车速都慢下来了。

    他们没有直接回公寓,在附近的佳一广场的停车场停了车,然后进去吃了晚饭才回去的。

    七点的时候雨才小了下来,车窗外面全都是撑着伞匆匆忙忙回家的下班族。

    慕锦时看着觉得有些感慨,五年前她以为自己也会是其中一员的,却没想到回国之后一切都变了。

    一场雨之后,a市就冷下来了。

    慕锦时和宋就两个人的婚礼在十月二十二号,刚好是满院秋色。

    许清歌怀孕已经六个多月了,慕锦时和宋就去接她们的那一天,她还惊了一下:“肚子已经这么明显了?”s3;

    马琴特别开心:“六个多月了,还有三个多月就生了,显怀很正常。”

    慕锦时点了点头:“清歌你饿不饿,想先吃饭还是回酒店?”

    许清歌的这个孩子特别的乖巧,怀着他并没有什么孕反,就是饭吃得比平时多。

    她来之前其实已经吃点东西了,这会儿不过是下午五点多,但她已经饿了。

    “吃饭吧,我有点饿了。”

    “行。”

    慕锦时其实有跟许清歌视频,可是总觉得视频里面见到的,跟如今见到的特别的不一样。

    韩毅三个月前就退役了,开了一家老兵运输公司,最近有些忙,所以得晚两天才过来。

    吃了饭之后,慕锦时和宋就将许清歌他们送去酒店。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宋就当了一下午的司机,基本上没怎么说话。

    回到家,慕锦时换了一双拖鞋。

    上楼打算洗澡就睡觉了,她刚进浴室,宋就突然之间挤了进来。

    慕锦时挑了挑眉:“我让你先洗?”

    “一起。”

    他说着,带上门抱着她进去。

    慕锦时勾着他的脖子,抬头跟着水幕看着他:“是不是很想要个孩子?”

    他们这几个月都没有做措施,但都没怀上,今天宋就看到许清歌的时候,脸色难得变了一下,她不用想都知道是孩子的事情了。

    他低头亲她,“嗯。”

    她挑了一下眉:“万一怀不上呢?”

    宋就哼了一声,然后松开口:“那就不要。”

    慕锦时笑了:“那你到底是想要,还是不想要?”

    他将她压到墙壁上,没了水,她能够清晰地看到他眼底里面的自己。

    慕锦时愣了一下:“怎么了?”

    “我想要孩子,是想让你开心一点。”

    他说着,低头咬了一下她的耳朵:“你很在意这件事情。”

    慕锦时有些怔忪,她一直以为,他想要孩子,是想要弥补当初的遗憾。

    听到他的话,她觉得眼睛有点热:“或许他跟我们无缘。”

    “那我们就等有缘的来。”

    他说着,将她抱到刚放满水对浴缸里面。

    慕锦时整个人被放进水里面,她下意识抬手捉了一把,一捉就是宋就。

    他将她抱起来,一边亲着她一边往里面挤。

    &;

    nbsp; “你最近体力好了。”

    她轻哼了一声:“要节制!”

    “我检查一下你的运动成果。”

    自从上一次她被宋就拉着去晨跑之后,慕锦时起不来这么早,只好晚上抽时间夜跑或者跟宋就打羽毛球。

    她最近的体力确实好了很多,起码不会那么轻易就觉得浑身酸软了。

    可是比起宋就早起跑步,晚上还陪练的运动量,她还是有点撑不住。

    一个小时后,她躺在床上,看着宋就拿了吹风筒出来,慕锦时笑了笑:“宋就,你喜欢女儿还是儿子?”

    “儿子。”

    他想都没想,直接就开口回答了。

    “你重男轻女?”

    他冷哼了一声:“儿子不用管。”s3;

    “……”

    这么懒,还那么想当爸爸?

    尽管婚期将近,但是慕锦时还得上班。

    反观宋就,这段时间就像是无业游民一样,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送她上班,然后接她下班,就连婚礼现场的设计,都是他盯着的。

    宋就今天晚上难得有个跨国会议,她溜去酒店找许清歌了。

    以前许清歌喜欢喝酒,现在怀孕之后,她不能喝酒,她就改喝葡萄汁了,说味道跟葡萄酒有点像,还酸酸的,很好喝。

    慕锦时进去就看到她拿了一杯葡萄汁在晃,她还以为许清歌在喝酒,吓了一跳,“你疯了,喝酒?”

    “你尝尝。”

    许清歌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将杯子递到她的跟前。

    慕锦时闻了闻:“你这是什么癖好。”

    “好喝,不信你尝尝。”

    她喝了一口,酸得牙都松:“对不起,我欣赏不了。”

    说完,她去漱了个口。

    出来的时候看到许清歌站在沙发边上看着她笑,慕锦时挑了挑眉:“有事?”

    “没事,感觉你好像胖了。”

    慕锦时听到她的话,捏了一下自己的腰:“我是真的胖了,明明最近都在运动。”

    许清歌挑了一下眉:“床上运动?”

    “你小心胎教!”

    “提前教育,好事。”

    许清歌说着,走到沙发上坐了下去,“你想清楚要嫁了?”

    “我结婚证都领了,你问这个,是不是有点晚了?”

    许清歌笑了一下,抬手将跟前的盒子递给她:“新婚礼物。”

    慕锦时挑了挑眉:“这么客气?”

    许清歌看了她一眼:“梁立阳捉到了?”

    “没,宋家的人倒是捉到一个。”

    “藏得倒是挺深的。”

    两个人聊七聊八,十点的时候宋就打电话过来,说到酒店楼下了。

    许清歌听到后,直接就将她赶走了。

    慕锦时来的时候两手空空的,没想到回去居然还拿了份新婚礼物。

    她刚走出酒店就看到宋就了,他看到她手上的盒子,皱了一下眉:“这是什么?”

    “新婚礼物。”

    “哦。”

    他应了一声,示意她上车。

    还有两天就是婚礼了,慕锦时本来也不紧张的,抱着新婚礼物,回去的过程中,心跳竟然有些快。

http://www.linlida.com/0_726/41307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