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开拓者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事发突然
    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谁?

    崔大人心神震撼,瞳孔爆缩,拿着试卷的手有了一瞬间的僵直,在众人视线不可及的下部,双手的小指与无名指都因用力而骨节发白。

    好在他功夫高强,又为官多年心有城府,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却仍然能够在最短时间内镇定下来。

    只见他双眼微米,掩饰住动摇的心神,拿着试卷的手顺势将其扔在桌子上,双掌轻轻案在锦布上,压低声音轻叹道:“好文章啊,写得真是不错!”

    众人注意力在其他地方,四处寻摸,崔大人这句话一出口,众人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到了字迹上,不由自主的想要看看试卷上写的什么。

    包拯这边才神头看了一句。

    崔大人已经哈哈笑着将试卷卷了起来,玩笑道:“包拯,这卷子我能看,你可不能看,怎么?还想来一个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么?”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崔大人一抹一卷之际,手心中汗液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抹在了锦布上。

    玩笑间大袖轻抚,身体微微向后,身体那一瞬间的僵硬不自然也悄然消失。

    甚至连包拯都没有察觉刚才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有点意思……”

    齐山挑了挑眉毛,右手轻轻的点了点桌子。

    实际上,包拯的狗血案子,倒底能不能破都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随手布置,只不过是觉得有趣而已。

    再者,男女之情本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东西,外人不知道当时情景,不知两人心里和性格,甚至都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就随意的插手,按照自己的臆想褒贬定义某人,贴上负心汉或者为无情戏子的标签。

    这显然也是一种不公正。

    这次崔大人的表现,令齐山眼前一亮。

    抛开人品不说,这家伙养气的功夫还是相当了得的。

    小三儿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

    旁边侍候的是一个新来的小侍女,粉粉嫩嫩的,才十四岁,个子一米四出头,偏瘦,虽然现在穿了一身粉色罗秀,鬓角处顶了两个小包子,看起来可爱了几分,可在面色和两只小手上还是能够看出来是个苦命人。

    小丫头本来叫什么不知道,现在叫秀儿。

    不是不能起个文雅点儿的,什么书香墨韵之类的,而是齐山根本就没哪个意识。

    对齐大爷来说,秀儿就是个顶好的名字了。

    秀儿的来历齐山没有问过,不过也听碎嘴小三儿嘟囔过两回。

    知道是个佃户家的姑娘,至于过程是卖身葬父还是卖身为奴,齐山就不了解了。

    按照规矩来说,齐山这种假冒员外是没有资格使用管家丫鬟的。

    想要有下人服侍,最少最少也要有个秀才功名。

    要知道这里可是理学横行的大宋,所谓东华门唱名方为大丈夫的时代。

    士大夫阶级被无限拔高。

    商人地主?边儿玩儿去吧。

    不过规矩归规矩,实际归实际。

    下面人拿着一条律法当回事儿的,还真不多。

    电视剧里面,是个镜头有九个都是冲着包黑子的大黑脸,根本就没有多少背景信息。

    可现在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即便有些偏颇的古怪古代世界,但毕竟也是大宋。

    有些事情终究是改变不了的。

    因此齐山手底下多几个丫鬟小厮,还真不是多大的事儿。

    实际上,在青天药炉胡同住了些日子,习惯下来,齐山反而有些喜欢这里的生活节奏了。

    除了街坊每天早上起得太早以外,没别的毛病。

    之前管家按照齐山吩咐,在百鬼竹林里圈了三十公顷地,盖起来的那个仿古式庄园,齐山都懒得过去。

    秀儿刚过来没几天,胆小的像小猫一样,稍微有点动静就处于被吓得的状态,然后就是不知所措。

    刚才齐山无意识的敲击桌面,秀儿被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站在那里,不知道老爷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要上茶?

    可是就在桌上摆着呢啊。

    还是说要翘腿揉肩?还是要去叫管家过来,老天爷,我究竟应该要做什么?

    心里慌乱,秀儿眼圈就红了。

    齐山根本就没注意秀儿会被自己无意识的动作,闹出这么多心理戏码来。

    他的注意力,大多在视网膜屏幕上。

    这会儿,崔大人和几个随行的官差已经将卷子翻看完了。

    毫无意外,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所有的卷子都在,包括嫌疑人的在内。

    这下大家都有点迷茫了。

    难道真是外人犯案,那可就不得了了。

    堂堂科举考场,禁军守备下竟然能让外人摸进来犯案,这里面的问题就不单单是考场的事儿了,恐怕禁军系统甚至兵部都脱不了干系。

    万一拔出萝卜带出泥,震动朝野……

    想到这里,何大人先打了个冷战。

    他忙道:“崔大人,下官看这件事儿还是请相爷他老人家做主吧,凭你我的乌纱,万一要是有点什么,咱们可就……”

    崔大人目光微冷,语气强硬了三分:“何大人多虑了,相爷日理万机,多少军国大事需要相爷拿主意,区区一桩命案,难道还要去劳烦他老人家么,再者说,我们可是有泸州第一聪明人在这里,何大人可不要小看了他啊……”

    包拯闻言,连忙摆手:“不敢当,不敢当,大人过誉了,包拯区区一个学生,怎敢当大人如此赞誉!”

    崔大人笑道:“都这时候了,你就不要推辞了。好了,就这么定了,这件案子影响甚大,给你三天时间,给我理出个头绪,不要叫我失望啊!”

    说完竟不理会包拯的连连拒绝,哈哈一笑扭头就走。

    何大人看了眼包拯,有些迷惑的眸子瞬间有了几分了然。

    心下微微冷笑:厉害厉害,随便抓个学生打头阵。案子破了,你崔大人慧眼识人,有功于朝廷是头功,这包黑子随便褒奖两句即可。

    案子破不了,包黑子办事不利,杀头定罪,你崔大人顶多是个识人不明,罚上两三个月俸禄,不疼不痒。

    最多打回来再查,里外里还多出不少时间。

    好算计,真是好算计。

    难怪这满朝的人杰,只有你崔大人是庞相爷的女婿呢。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想到这里,何大人摇了摇头,看了状似推辞,实则满眼兴奋的包拯一眼,拂袖而去。

    包拯眨眨眼:“我怎么觉得,何大人看我的眼神不对呢?他到底什么意思?”

    公孙策轻哼道:“他?不是腹诽就是幸灾乐祸呢,看他那尖酸刻薄的长相就不是什么好人,我看你啊,要小心他下黑手!”

    包拯摇头:“怎么可能!何大人可是朝廷命官!”

    公孙策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

    小三儿一溜小跑的冲进了院子,轻车熟路的跑到前院,迈步进院门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两个新来的下人正在打扫,忙停了下来,写着戏台上官老爷的样子,将脚丫子扭成外八字,像螃蟹一样迈了两下方步,又绷着小脸点了点头。

    见那两个下人慌忙低头问号,这才轻轻的嗯了一声,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拐过弯等两个下人看不到了,他这才苦着脸搓了搓大腿,眼中露出兴奋之色,“果然好爽快,跟小嘎子说的一样,只是为什么要这样走路才行?大腿都抽筋了,活像个蛤蟆。算了算了,还是赶快去找少爷才行!”

    他一口气跑到后宅,在书房外瞅了一眼,又跑到东厢小院子找了找,最后还是在后面小花园里,新搭建的竹楼上找到了自家主子。

    “少爷,少爷,有消息了!有消息了,这是这上半个月的消息和案子。少爷您吩咐要找六十件,小三儿我幸不辱命,找了不少人下死力气,给你弄了近八十,还有一间是今天才发生的……”

    也不知道这小子本来就是狗腿子性子,只是给齐山给挖掘出来了,还是让被齐山老太爷一样享受生活刺激到了,总之前后不过几个月的功夫,这小子是越来越会讨巧卖乖了。

    “行了行了!”

    齐山摆了摆手,略有些无奈的从躺椅上坐起来,也没管后面秀儿慌慌张张行礼退下,看了眼小三儿,道:“东西给我,然后去找管家讨赏吧!”

    “谢少爷赏!”小三儿喜笑颜开。

    他从怀里抻出一本薄薄的册子,双手递了过去。

    第一次弄了几张草纸,破破烂烂埋埋汰汰的被齐山说了之后,这小子也算长了点记性,知道去找个人重新抄录一份了。

    齐山拿过来漫不经心的翻着,道:“风风火火的把秀儿都吓到了,下去叫秀儿给我换杯茶过来,你去厨房吩咐,今晚上弄得清淡一天。”

    “好咧少爷!”

    小三儿扭头要走。

    齐山却突然咦了一声,眼神瞬间锐利的起来。

    “等会!”

    “嗯?”小三儿转头。

    齐山快速将小册子翻了一遍,随后指着最后面,明显是新加上去的一行字道:“这个给我说道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齐山一直以来玩世不恭,仿佛天塌下来都不会放在心上的表情变了。

    那双一直以来平静无波的眸子,射出刺目的锐利光芒。

http://www.linlida.com/0_310/38541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