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电视剧世界 > 第一百零七章 大日如来咒
    西夏五僧分别来自白鹭寺及承天寺,瞧见戒贤一步数丈,仍是神色如常,姿态轻松,好似闲庭散步般随意,眼中皆露出一抹凝重。

    白鹭寺幻海法师嘿然笑了一声,踏前一步:“戒贤大师辩经的功夫,我等已经领教过了,自愧不如啊!只是论起武功,你们相国寺实在是稀松得紧,先前两战两败,我西夏佛宗与你中原佛门之间武功孰优孰劣,已经是一目了然,我看就不须再比了。”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一众相国寺僧人群情激愤。

    “打伤戒能、戒空两位师父,还如此藐视我相国寺,简直是欺人太甚。”

    “赢了就不敢比了?他们一定是见戒贤首座下场,所以害怕了!”

    “不要脸!”展昭更是义愤填膺,双手紧握着精铁短棍,恨不得自己冲上去搏斗。

    戒贤紧皱眉头,一时间反倒有些骑虎难下。

    他素来循途守辙,从不逾矩,在对方明言拒绝比斗的情况下,他再强行出手,那就变成了意气之争,有违佛法。

    可若就此罢手,对方将此战宣扬出去,亦是大损相国寺威名。

    何况,对方还在言语中将这一战结果上升到了中原西夏佛门优劣的层次。

    见戒贤神色踌躇,不复先前镇静模样,幻海法师嘴角浮现一抹得意。

    于此同时,又一名虬髯浓密的西夏僧哈哈笑道:“幻海师兄,虽说相国寺武功平庸,但戒贤大师都站出来了,于情于理,也该给他一个挑战的机会才是……。”

    戒贤目光移转,瞧向说话之人。

    此僧法名银光,出自西夏承天寺,乃是一高鼻深目的胡僧,却能说得一口字正腔圆的汉话。

    银光法师顿了顿,语气一转:“只不过嘛,这单纯的比武较量实在没趣得很,不如我等双方添上一条彩头如何?先前两战,你们已经输了两场,而我们这一方还有三人未曾出手,不如你们也挑出三人,再比三场,以五局三胜为限。你们相国寺若是输了,便请取出‘大日如来咒’任凭我等参阅,倘我们输了,亦会将一册秘传‘去无定指法’奉上。”

    悟道、悟为两名老僧心中一震,勃然变色,终是明白这些西夏人今番突至相国寺,根本不是为了辩经参禅,论证佛法,赫然是剑指‘大日如来咒’。

    “大日如来咒?那是什么?”

    “闻所未闻,或许是一本佛理高深的经卷?”

    围观的一众相国寺弟子交头接耳,“嗡嗡”议论起来,脸上带着疑惑、诧异等颜色。

    即使在相国寺中,真正听闻过‘大日如来咒’之名的,也只是极少数的寺僧。

    展昭身为衍悔大师弟子,亦是其中之一。

    他脸色难看,口中轻叱道:“可恶,竟然想要‘大日如来咒’,简直痴心妄想。”

    “小和尚,什么是‘大日如来咒’?”

    一个清甜的女声在他耳畔响起,透出几丝好奇。

    展昭怔了怔,回头一瞧,但见宋明镜、陈若妮二人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近前。此时陈若妮面带微笑,俯低身子,凑过来问话。

    展昭对这位看起来和蔼温柔的小姐姐还是很有好感的,但瞧见了宋明镜,又哼了一声:“这是相国寺的机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陈若妮眯着眸子,忽然伸出纤长玉手拧了拧展昭脸颊嫩肉,轻笑道:“你这小和尚,很不乖啊。”

    展昭吓了一跳,像是只炸了毛的猫,一把将她的手拍开,叫道:“男女授受不亲,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

    陈若妮笑吟吟道:“听倒是听说过,只是在出家人眼里,不该是众生平等,何况男女之别?我只不过捏了捏你的脸,你就这么大反应,小和尚,你六根不净啊!”

    宋明镜淡淡道:“毕竟是戒色大师嘛!”

    陈若妮愣神,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睛眯成了月牙状,有些岔气道:“戒色,噗哈哈……原来……原来小和尚你法号‘戒色’啊,哈哈!”

    “啊!”展昭脸色当场黑了下去,神态抓狂之极,一只手挠着后脑勺,狠狠瞪着陈若妮,宋明镜二人。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戒色大师!噗哈哈!”见快将展昭惹火了,陈若妮连忙掩住小嘴,娇躯依旧隐隐发颤,连忙看向宋明镜:“宋大哥,你知道‘大日如来咒’么?”

    宋明镜笑道:“‘大日如来咒’只是一本佛经,只因衍悔大师从中得到开悟,结合自身所学创出了空明掌,因而被一些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江湖人以讹传讹,认定是绝世武功。”

    陈若妮恍然大悟,瞧向西夏僧人道:“看来这些人就是那等对‘大日如来咒’心存觊觎之人。”

    “他们也都是佛门中人,衍悔能办到的事,他们未必不能,若真得了‘大日如来咒’,或许也能从中悟出什么武功。”

    宋明镜平静道:“当然,更可能是一无所获或者走火入魔。而且有我传你的一部剑经,修到大成,也未见得会比空明掌逊色。”

    陈若妮嫣然道:“宋大哥教的,自是最好的。”

    “胡吹大气!”瞧见他们轻视衍悔,令向来尊敬师父的展昭心头恼怒,也顾不得去管场中戒贤师兄了,朝宋明镜两人招手道:“你们跟我过来看。”

    排开人群,展昭引着两人到了演武场左侧角落,但见一方高三丈余的巨石矗立。

    在巨石正中处直挺挺插着一柄剑,剑身已完全没入石体内,仅留剑柄在外,锈迹斑驳。

    而就在这柄剑旁边,却是一个细长的孔洞,不知入石几许。

    陈若妮仰头瞧着那剑柄,跟着宋明镜修习剑法,她的眼力也是见涨,瞳孔一缩,吸了口气道:“好深厚的内力,这剑难道是衍悔大师打进去的?”

    展昭哼了一声:“九年前,武林第一高手龙千山前来挑战我师父衍悔大师,两人大战了一天一夜,最后龙千山把剑插了进去!”

    他手中精铁棍一扬,指向巨石上的孔洞,看向宋明镜,傲然道:“但我师父的剑,全部都打进了石中。现在,你还认为自己能够挑战我师父吗?”

    宋明镜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他缓步走到巨石前,手指触摸着冰冷坚硬的石壁,身形忽然之间拔升而起,已到了巨石中心处,蓦地朝着剑柄屈指一弹。

    一弹指,力发千钧!

    当啷!

    只听一声急促而清脆的颤鸣,火花溅射四散。

    “嗡!”

    那剑柄一震,如同凿穿豆腐一般,“嗖”的穿射入巨石之中,随即又听“噗”的一响,石屑乱飞,一口铁剑竟从厚达丈许的巨石背后飙射而出。

    犹为等铁剑落地,宋明镜身形如同闪电,移形换影,同时到了巨石另一边,伸手一抄,铁剑就到了他掌心。

    随即身影一闪,宋明镜化作一抹惊鸿掣电,蓦地窜向演武场中心。

    此时正听戒贤面色冷肃,与幻海、银光等僧说着:“出家之人岂有赌博的道理,何况‘大日如来咒’乃本寺根本……。”

    他话未说完,一股凌厉摄人的风压已袭卷过来,搅得场中六人衣袂猎猎作响,烟尘荡开。

    “小孩子的游戏就到此为止吧!”宋明镜身形凌空飞落,一剑迎风斩下,扫向幻海,银光等西夏五僧,森寒气机迫得他们遍体生寒。

    “本人宋明镜,特来相国寺讨教衍悔大师高招,还请现身一见。”

    声如浪涛,一波接一波的涌动滚荡,刹那间传遍全寺上下。

http://www.linlida.com/0_272/824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com/